Famciclovir Famvir Buy Online Can Buy Vimax Delhi Where To Buy Clomid For Pct Herbal Erectile Dysfunction Pills Generic Viagra Without Perscription 10 Pills
黃雀行動 Operation Yellow Bird
Sophie Lepault / 90' / 2016
1 2 3 4 5

關於六四,我們知道多少?

那一天,坦克車開過天安門,廣場被清空了,之後呢?發生了什麼事?

 

1989年4月15日,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因心臟病猝逝,許多北京大學生與市民便在天安門廣場舉辦悼念活動。當年的中國,正處在歷史的轉捩點,經濟危機、新思潮的衝擊,不同改革路線的力量彼此拉扯著。原本單純的悼念活動,逐漸轉向要求政府控制通貨膨脹、處理失業問題、解決官員貪腐、新聞自由、民主政治等改革議題。這場運動持續了將近兩個月,直到1989年6月3日晚間至6月4日凌晨,中國政府派出兵力,對示威集會群眾進行武力清場行動,引爆「六四天安門事件」。

 

但就在這黑暗時刻,卻有一群人秘密地進行一場歷史突圍——本片是關於「黃雀行動」的故事,這項秘密行動對抗北京的秘密警察與公安體系,將六四天安門事件中的異議人士偷渡出境。長久以來,外人都誤以為這項行動是由美國中央情報局所策畫,原來法國才是其中的要角,還有些意想不到的盟友,如香港的黑道組織三合會也涉入其中。

 

六四運動的重要後援多來自於香港。香港受英國統治超過一世紀。香港人已習慣西方民主自由的風氣,商人、政治家和藝術家,都害怕1997年重回中國政權的箝制,希望中國能走向民主。六四發生之後,香港民主黨人決定協助學生逃脫,成立緊急委員會來訂定秘密救援計畫,把香港當成秘密營救網絡的樞紐。兩天之內,偷渡的基本路線就已底定:第一階段,先讓異議人士移動到中國南方;第二階段,讓他們渡海到香港,最後再從香港飛往其他國家;第三階段的救援行動要為避難者找到地主國。

 

在六四當時,沒有任何西方勢力,想冒著與中國公開對抗的風險。美國正與中國密切往來,甚至在軍事上支持中國。在北京,支持民主且與老布希政府關係親近的科學家方勵之,遭公安部通緝,向美國駐華大使館求助,卻因為美國希望保護美中貿易協定,一度遭到拒絕提供庇護。法國領事館是唯一答應請託的單位。當時的法國駐香港副總領事孟飛龍做了一個改變歷史走向的決定。他說:「你是在傾聽內心的聲音,也在聆聽歷史的意義。」有了法國的同意,最後也成功遊說英國合作,讓學運人士順利逃亡出境。在黃雀行動開始六個月之後,共有150位異議人士偷渡到法國,其他國家受到法國的刺激,也開始接受異議人士。

 

許許多多小人物集結起來的熱血力量有多大呢?也許甚至可以撼動歷史。黃雀行動的成功救援,恰恰證明了這件事。六四已成絕響,但六四精神不死。關於六四,我們所知的只是冰山一角,還有更多尚待揭露的故事。

2017 FIGRA Festival International du Grand Reportage d'Actualité et du Documentaire de Société - Le Touquet (France) - Compétition Terre(s) d'Histoire
播放日期
2019/05/31
Sophie Lepault
來賓:中國異議人士 吾爾開希&文化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 趙建民
相關影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