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屎的抗生素 How Damaging are Antibiotics
希薾德‧蒂‧凡特 & 魯多‧伯倫 / 90' / 2016
1 2 3 4 5

「我們生活在細菌的時代,一開始是如此,現在是如此,永遠都是如此,直到世界末日。」

——生物學家 顧爾德

 

抗生素,現代醫學最重要的發明之一,已經在人類世界廣為利用將近一百年。然而,這醫生對付病菌的利器,原來是一把雙面刃,殺了菌的同時,可能也捅了自己一刀。《不該被殺掉的微生物:濫用抗生素如何加速現代瘟疫的蔓延》作者微生物學家馬丁.佈雷瑟認為,二次大戰後,一些疾病的發生開始有增長趨勢,包括:氣喘、肥胖、糖尿病、發炎性腸道疾病、食物過敏等等,很可能跟微生物的變化有關,抗生素的使用是一大原因。

 

我們的身體有60兆個細胞,卻有數百兆的微生物與我們共生,大多數都住在腸道裡。腸道有非常複雜的神經網絡,因此有「第二個大腦」之稱。一旦服用抗生素藥物,抗生素在摧毀病菌的同時,也破壞對健康至關重要的益菌,打擊了身體原有的微生物平衡。法蘭德斯腸道菌叢研究所利用排便研究細菌活動,從收集來的數萬個糞便樣本中,研究影響腸道菌叢的因子,例如疾病、營養或藥物,結果發現藥物對於腸道菌叢影響最鉅,其中又以抗生素為首。

 

在英國與丹麥等地的研究調查顯示,兒童使用抗生素與他們日後的肥胖相關,在出生後半年內使用抗生素的人,三歲半和七歲時的肥胖風險較高。另也有研究指出,兩歲前使用廣效抗生素的兒童,日後較容易有各種健康問題,不僅是已知的肥胖問題,也有罹患青少年糖尿病、氣喘的證據,甚至也可能與乳糜瀉與自閉症有關。

 

並非所有抗生素都一樣,窄效抗生素只會殺死特定細菌,不會波及其他細菌;廣效抗生素才是真正的大問題,它會摧毀所有細菌,造成許多附帶損害。然而,製藥公司在80-90年代的成功行銷,大量地推廣了這類處方,創造出龐大利益,而相關副作用的研究與討論卻相當稀少。

 

因此,比利時公視記者彼得選擇服用一個療程的威洛速,來理解抗生素對人體產生的影響,不只如此,他還要史無前例地進一步嘗試如何讓被抗生素破壞後的腸道回復健康——利用糞便來回復腸道裡的微生物群,藉此改變腸道菌落,修復抗生素所造成的傷害,重新達到平衡狀態。

 

「去吃屎吧!」未必是罵人的話,反而可能是恢復健康的良方。

播放日期
2019/04/19
線上觀看
2019/04/20~2019/04/26
希薾德‧蒂‧凡特 & 魯多‧伯倫
來賓:北榮醫學研究部轉譯研究科主任 吳俊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