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daily: 陳東楠導演《曠野歌聲》生動地紀錄,來自中國農村的基督教合唱團
2021.08.19
相關影片
2021.08.19

文: NEIL YOUNG
原文出處: ‘Singing In The Wilderness’: Thessaloniki Review 

 

 

 

 

現代中國令人迷惘的「進步」速度,在陳東楠的《曠野歌聲》中得到生動的展現,影片紀錄了在雲南群山環繞的村莊中,一支苗族的基督教合唱團。導演身為居住在紐約的中國人,她本人在數年的遊蕩生活中,就常在個人、群體,以及其中更廣泛的文化和社經背景間靈活切換,也因此她的影片無需過多矯飾,即能生動捕捉其中幽微的意涵。

 

 

感人且極具價值,一部低調的政治紀錄片

 

 

這部影片巧妙融合了許多不同領域的元素,在希臘塞薩洛尼基紀錄片影展入圍的競賽片中獨樹一幟。這部兼具視覺情調且發人深省,並富含人道主義的作品,未來在各式非劇情類的影像平台及影展,一定能大放異彩。

 

 

 

 

片中紀錄的合唱團,在小水井村已經傳承了一個多世紀,儘管導演沒有解釋基督教是如何進入這個苗族的小村莊,並佔有一席之地。村民多屬苗族支系「蒙」(苗語滇東北次方言),「蒙」是最知名的苗族支系,多分布在中國東南方及鄰國,在1970年代,有數千苗族人從寮國移民美國。

 

 

 

陳東楠的鏡頭不帶情緒地旁觀著,這支由當地農民和工人所組成的合唱團,團長是總帶著謙和微笑的指揮龍光元,看似不愛出風頭的他,卻必須接待全國各地慕名而來的遊客,因為世故的政府官員將合唱團視為促進觀光的金雞母。

 

 

 

 

 

 

(電影版)影片前半段聚焦在官員,如何汲汲營營榨取合唱團的剩餘價值,他手拿超長鏡頭的照相機,突然間,幾分鐘前還在務農的農民們,全都穿起少數民族傳統服裝,在台上站成一排,高唱ABBA唱團的成名曲《媽媽咪呀》,宛如參加美式選秀電視節目。

 

 

傳統的東方與現代的西方,不協調的碰撞令觀眾措手不及。

 

 

這種出人意表的剪輯方式,是出自於陳東楠與艾蜜莉瑪德維(Emelie Madhavian)(《午夜行者》剪接師) 的創意。(本片還有兩名共同剪接,分別為來自台灣的蔡晏珊及馬修拉克勞(Matthieu Laclau),馬修為一名居住在台灣的法國人,他近期剪接的著名作品包括賈樟柯的《江湖兒女》和刁亦男的《南方車站的聚會》)。

 

參與剪接的功臣還有基斯富爾頓(紀錄片《救命吶!唐吉訶德》導演),以及其他四位助理剪接,因此很難將功勞歸功於單一個人的努力,但經驗豐富的馬修拉克勞為《曠野歌聲》全片的整體性和一致性扮演了關鍵角色。

 

 

 

此外,由於本片入選 2019「日舞影展紀錄片剪輯和故事實驗營」,基斯富爾頓(Keith Fulton)和他的長期搭檔路易斯佩普(Lou Pepe)的加入,讓這部片有了資金與人才的挹注,眾多廚師共同合作,端出一道令人滿意的佳餚。

 

 

 

 

 

陳東楠特別聚焦在合唱團中的兩名年輕成員,一位是20歲年輕活潑且充滿野心的少女亞萍,她曾向上帝禱告:「我不想一輩子在家裡面種地。」另一位是30歲的牧羊青年建生,他專注於信仰 、工作和歌唱,來逃避苦悶的日常生活。亞萍和建生最終各自結了婚,亞萍婚後搬到五十英哩外的鄰村,不得已離開合唱團,而兩人同樣遭遇悲慘的家庭困境。

 

 

 

影片拍攝的幾年內,觀眾目睹了他們如何受到社會、經濟、和文化變遷的衝擊,從一個沒沒無聞的山村合唱團,走向全國,最終獲得世界的關注。

 

 

 

 

《曠野歌聲》的鏡頭呈現出人與傳統和地景之間,強烈的孤寂與疏離之感,這無疑是中國發展中廣泛的縮影。地方官員勾結地產開發商,企圖將小水井村改造成「充滿少數民族風情」的旅遊勝地,然而隨著村民流離失所,農業和傳統手工業被迅速揚棄,所有人都將面臨可預見的不幸的未來。

 

 

 

 

導演陳東楠極盡所能地捕捉到了幾場關鍵對話,昏暗燈光下,腐敗官員的嘴臉無所遁形。縱然這部驚人坦率的紀錄片可能會招致中國當局的冷處理,但不論是國內外的觀眾,都將發現這是一部看似低調隱晦,但實則犀利的政治批判紀錄片,感人又值得一看。

 

 

 

【曠野歌聲】𝑺𝒊𝒏𝒈𝒊𝒏𝒈 𝒊𝒏 𝒕𝒉𝒆 𝑾𝒊𝒍𝒅𝒆𝒓𝒏𝒆𝒔𝒔
公視13 台┃8/19 (四) 22:00┃紀錄觀點
公視+免費線上看 https://www.ptsplus.tv/ (8/19-8/26)

 

相關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