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丁如何讓批評者噤聲 及干預西方民主
2022.03.02
相關影片
2022.03.02

原文出處 Silencing critics and actions in the West

https://www.britannica.com/biography/Vladimir-Putin/Silencing-critics-and-actions-in-the-West

 

 

2015年2月27日,俄羅斯反對派領袖鮑里斯·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在克里姆林宮牆外遭到槍殺身亡,就在被暗殺前幾天,他才公開反對俄羅斯介入烏克蘭。

 

 

 

涅姆佐夫不是唯一一個因為批評普丁,而遭到可疑暗殺的異議份子。

 

 

2016年一月,英國政府對前FSB特工亞歷山大·利特維年科(Alexander Litvinenko)被謀殺一案展開調查,並指控普丁牽涉其中。利特維年科在叛逃英國後,曾多次公開指稱俄羅斯政府參與組織犯罪,他在倫敦一間飯店喝茶時被放射物質「釙210」毒殺慘死。英國要求引渡投毒的兩名嫌疑犯,但兩人都否認涉案,其中一名嫌疑犯安德烈·盧戈沃(Andrey Lugovoy),後來甚至還成為俄羅斯國家杜馬的副議長,享有刑事豁免權。

 

 

亞歷塞伊·納瓦尼 俄羅斯反腐敗運動倡議者與網路紅人,2012年。 圖/美聯社

 

 

新一代反對派領袖亞歷塞伊·納瓦尼(Alexei Navalny),2011年因領導反普丁運動而聲名大噪,他曾多次因組織反政府示威而被捕入獄。

 

 

2013年納瓦尼參選莫斯科市長獲得第二高票,但他所屬的進步黨因為程序因素,被禁止參與日後的各項選舉。2016年俄羅斯國家杜馬選舉,投票率僅有47.8%,為蘇聯解體以來的歷史新低。選民的冷漠歸因於普丁實施的「管理式民主」,該制度僅維持民主的表象和程序,但選舉的結果基本上是可以預測的。

 

 

普丁所屬的統一俄羅斯黨大獲全勝,但是選舉觀察員記錄到許多違規行為,包括選票舞弊和重複投票。納瓦尼所屬政黨進步黨被禁止推出候選人,而涅姆佐夫生前創立的人民自由黨僅拿下不到1%的選票。

 

 

(譯注:納瓦尼在2020年8月19日疑似於飛機上遭到投毒,陷入昏迷,於柏林醫院治療當中。德國政府於9月2日表示,導致納瓦尼昏迷的原因是中毒,而毒物是前蘇聯時期研發的神經毒劑「諾維喬克」(Novichok)。)

 

 

 

 

2016年,因為普丁的介入,改變了敘利亞的勢力平衡,證據顯示俄羅斯發動廣泛的混合戰(Hybrid Warfare),旨在破壞西方民主國家的權力及合法性。許多攻擊遊走於網路戰和網路犯罪的邊緣,也有一些讓人聯想到蘇聯冷戰時期的直接干預主義。

 

 

俄羅斯戰機經常侵擾波羅的海的北約領空,而俄羅斯的駭客曾兩度對烏克蘭電網發動網路攻擊,使數十萬人陷入黑暗。時任烏克蘭總統的彼得·波羅申科聲明,在短短兩個月中,烏克蘭就遭到超過六千次的網路攻擊,駭客攻擊範圍涵蓋社會各領域。波羅申科表示,烏克蘭調查人員已將此大規模網路戰指向俄羅斯的網路安全部門。

 

 

而在巴爾幹半島,具有重要戰略地位的小國蒙特內哥羅(Montenegro),當局指控俄羅斯,在2016年企圖暗殺親西方的總理久卡諾維奇(Milo Đukanović)並發動政變,目的是阻止該國加入北約,並扶植一個親俄羅斯的政權。蒙特內哥羅檢察官及時破獲這起陰謀,逮捕了多名塞爾維亞族反對黨和烏克蘭東部親俄羅斯的戰士,而策劃整起暗殺行動的核心人物,據信是兩名來自俄羅斯的情報人員。

 

 

 

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幾個月前,民主黨及其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遭到一連串引人注目的駭客攻擊。資安專家將這些攻擊的源頭指向俄羅斯情報部門。

 

 

2016年七月,維基解密公佈了數千封希拉蕊的私人電子郵件。幾天之內,美國聯邦調查局展開了俄羅斯企圖介入總統大選的調查。後續的調查朝向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川普陣營與其可能的關聯。川普開玩笑說,是因為「普丁喜歡我」才會派駭客入侵希拉蕊的信箱,同時還邀請俄羅斯去「尋找希拉蕊弄丟的其它三萬封郵件」。儘管發表了這些談話,但川普始終否認普丁將選情導向對他有利的方向。

 

 

 

弗拉迪米爾·普丁(左)和美國總統歐巴馬在中國杭州,2016年G20會議。 圖/美聯社

 

 

 

 

川普在2016年11月大選獲得驚人勝利之後,人們再次將注意力拉回這場網路攻擊,和川普競選團隊與俄羅斯勾結的可能性上。

 

 

美國情報機構的結論是,普丁曾下令進行多種行動,目的是影響選舉及破壞美國對民主體制的信念。

 

 

美國總統巴拉克歐巴馬在任期的最後兩個月,對俄羅斯情報部門實施經濟制裁,並驅逐了數十名可疑的俄羅斯特工,但總統當選人川普則持續駁斥美國情報單位的結論。2017年一月川普就任後,美國國會隨即展開近一步的調查,檢視俄羅斯對其總統大選干預的性質和程度。

 

 

 

普丁方面,則是全盤否認有任何涉入國外選舉的行動。然而在2017年五月,曾發動對美國民主黨網路攻擊的俄羅斯駭客組織「奇幻熊」(Fancy Bear),再度被指控涉入另一場網路攻擊事件。當時法國正在舉行第二輪的總統選舉,由馬克宏對決右翼民族陣線候選人瑪琳勒朋。

 

 

勒朋曾獲得一間與克里姆林宮背景的銀行財務資助,她也曾宣示如果勝選,就要終止對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所做的制裁。而就在投票前夕,媒體依法停止報導競選相關新聞時,馬克宏競選陣營遭駭客攻擊,數以千計外洩電郵和文件被以「MacronLeaks」為標籤大量公布在網路上。最終這項網路攻擊行動並未達成目的,選舉結果出爐,馬克宏的得票數幾乎是勒朋的兩倍。

 

 

 

普丁針對國外的舉動,似乎在國內獲得了可觀的效益,儘管俄羅斯經濟持續疲軟,地方政府依舊腐敗,但普丁的支持度始終穩穩地保持在80%以上。低迷的油價與西方的制裁,使俄羅斯本就嚴峻的財務更加雪上加霜,國外投資者不願將資本投入這塊風險之地,因為要在此做生意跟普丁打好關係遠比法律本身重要。

 

 

 

 

即使俄羅斯逐漸掙脫連續七個季度的經濟消退,但2017年的薪資和消費支出依然停滯不前。然而層出不窮的國內問題似乎無損於普丁的形象,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對此議題感到憂心的民眾,普遍認為普丁的總理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才是內政問題的罪魁禍首。

 

 

弗拉迪米爾·普丁 俄羅斯總統,莫斯科克里姆林宮,2017年

 

 

 

2018年三月的俄羅斯總統大選,普丁毫無意外大獲全勝。反對派領袖納瓦尼被禁止參選,而俄羅斯聯邦共產黨的參選人帕維爾·格魯季寧(Pavel Grudinin)則遭到國營媒體不斷的抨擊。

 

 

就在選舉前兩週,一起毒殺事件,讓普丁躍升全球主要國際新聞的焦點,一位前俄羅斯情報人員謝爾蓋·斯克里帕爾(Sergei Skripal),被指控為英國搜集情報,而在英國尋求政治庇護的雙面間諜,被發現與女兒一起倒臥在英格蘭小鎮索爾茲伯里(Salisbury)一家購物中心外的長凳上,失去意識。調查人員發現父女倆身中神經毒劑「諾維喬克」(Novichok),這是蘇聯在冷戰時期研發的一種複雜的神經毒劑。英國官員指控普丁下令投毒,英國首相德蕾莎梅伊(Theresa May)因此宣布驅逐23名駐英俄羅斯外交人員。

 

 

 

 

外交爭端並未削弱普丁的高支持度,2018年3月18日,俄羅斯舉行了總統大選。這個日期並非偶然,這天俄羅斯強行併吞烏克蘭領土克里米亞剛好屆滿四週年,普丁的聲望也正是在這個事件之後迎來最高峰。

 

 

 

毫無意外的,普丁在選舉中獲得了壓倒性的勝利,而俄羅斯最大的民間獨立監票組織「Golos」,卻發現選舉中充斥各種違規行為,許多投票點都傳出舞弊傳聞。選前普丁曾說希望能獲得比2012年更高的得票率,最後結果刷新了俄國民選總統的最高得票數據,普丁競選團隊表示這是一場「難以置信的勝利」。

 

 

2018年7月16日,普丁剛在俄羅斯風光舉辦完世足賽之後,馬上在芬蘭的首都赫爾辛基與川普進行「美俄高峰會」,這是普丁和川普兩人,在2017年德國漢堡的二十國集團峰會(G20)和越南亞太經合組織峰會的會面後,首度一對一的正式會晤。這是川普歐洲行的最後一站,他在這趟出訪行程中,與美國傳統的歐洲盟友們關係鬧得很僵。儘管一些觀察家懷疑川普能否招架得住深沈老練的普丁,但川普卻對外表示,他和普丁的會晤是整趟出訪行程中「最輕鬆的」。

 

 

 

 

普丁讓川普苦等了一小時後才到場,兩人先是單獨密談了兩小時(只有雙方翻譯在場),接著才在顧問在場的情況下,進行了簡短的會談。在會後的記者會上,普丁再次否認了俄羅斯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指控。而就在幾天前,美國司法部起訴了12名試圖干預美國大選的俄國情報人員,川普在會後回應記者提問時卻表示,比起美國情報機構所做出的結論,他更相信普丁。

 

 

除了放過可以譴責俄羅斯的大好機會外,川普還回過頭來責怪美國的行為造成兩國關係的緊張。川普更在記者會上,稱讚普丁給出了一個極佳的提議,讓俄羅斯審問他們感興趣的幾位美國公民,作為美方審問這12名俄羅斯特工的交換。

 

 

 

一位美國記者詢問普丁,在2016年選舉中是否較偏好川普,普丁回答,是的,因為川普表現得比較想和俄羅斯建立良好關係。

 

當被問到俄羅斯是否握有能讓川普妥協的把柄(kompromat)時,普丁提到聖彼得堡經濟論壇每年有500多位最頂級的美國商人與會,當川普還是商人時也來過莫斯科,他根本不知道川普在莫斯科。然而,一些媒體卻認為普丁在迴避問題,他並沒有正面回答是否握有川普的把柄。

 

 

俄羅斯媒體不斷追捧這次的峰會,將之視為普丁的空前成功,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稱這次的會面是「比超級好還要好」(better than super)。而美國政壇的反應則多數都感到震驚,一些共和黨人甚至與民主黨一起同聲譴責川普的表現。

 

【普丁的見證人】
公視13 台┃3/3 (四) 22:00┃紀錄觀點
公視+線上看┃https://www.ptsplus.tv/
(3/3~3/10)

 

相關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