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ody Shop
吳米森 / 55 / 2001

他們2000年所預言的事,沒有一樣真的發生,包括世界末日。我的世界就在身體裡的許多記憶,隨著細胞的死而去流浪﹔對我來說,也許,這就是所謂的世界末日吧…「身體」處在社會中,既是權力交會之處,也是社會關係延續的戰場﹔而位於升學導向邊緣位置的技職教育,似乎有更多空間,可以逃逸「大人/男性」對其身體的控制。

 

本片直接切入技職教育的青少女生活經驗,跳開「清純需保護VS放蕩待導正」式的僵化論述,透過「教育階級」差異中女性經驗的探索,了解她們「情/性慾」之處境,從而歸納出「性別與性」的另類邏輯。如果男性社會限制了青少女身體情慾開發的可能性,那麼我們驚喜的發現,這些不愛唸書(事實上是被主流升學主義教育體系排斥)的女孩身體裡,反而更具能量。更精確的說,成人們其實無法面對青少年「自主」的身體,尤其是充滿慾望的身體!

 

 

 

導演的話
誰擁有身體管轄權?深入青少女的世界,本片將捨棄一般記錄片慣用的訪談方式 而以類似劇情片對話的情境,活生生地捕捉真實的生命感。以青少女慣用的暗語/片段小故事的小片頭藉此 觀眾可以慢慢認同她們在影片裡的語言、行為,不經由大人的道德價值觀注視她們間斷穿插正統舞蹈,救國團康樂活動,等健康主流價值,與青少女舞廳次文化藉此反襯彼此的荒謬性及盲點,而不是一味地苦訴青少女的問題。

播放日期
2001/11/29
吳米森

美國紐約視覺藝術學院、紐約市立大學電影創作BFA、研究所。返台後曾任金馬獎/金穗獎/台灣國際雙年展國際競賽類/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媒體藝術專案/電影短片暨紀錄長片輔導金評審委員、Sun Movie電影台導演、Channel[V]/Star TV創意指導、中央電影公司編劇導演、公共電視紀錄觀點審片委員/ 專案導演。1999年與魏德聖、鴻鴻、蕭菊貞等友人共同發起「純十六獨立影展」並發表《梵谷的耳朵》嶄露頭角。每一部吳米森的影片都是在眾人的期待下完成,他的第一部劇情長片《起毛球了》(2000年)打破當時台灣電影=非商業的迷思。資深影評人藍祖蔚稱:「本片讓我們看到了台灣新生代影像創作者的大氣、鬼才與豪情」。

 

吳米森陸續完成受人矚目的《給我一隻貓》(2002年)及《松鼠自殺事件》(2006年),他相當擅長掌握演員的細微動作與情緒以及城市這個隱藏的寓言性,他電影中的角色都有種生命的質感及情緒的感染力。吳米森用統一既清冷又迷離的手法,讓他的電影同時兼具清醒的現實和迷幻的夢境感。他的影像飽含情感,並且展現出難得的精緻和純熟。他的作品曾獲休士頓國際電影節劇情類白金獎、金馬獎最佳美術設計/音效設計、金穗獎最佳劇情片等國內外獎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