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過你的病-安慰劑效應 The Placebo Effect
Emmanuelle Sapin, Pascal Goblot / 90' / 2014
1 2 3 4 5 VIDEO

「腦是一座驚人的藥廠,它能產生許多物質……若注入腦的是詞彙而非藥物時,會發生什麼事?」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軍麻醉醫師亨利.比傑,因為用來減輕士兵疼痛的嗎啡用完了,改為他們注射生理食鹽水,他驚訝地發現,超過三分之一士兵的反應就好像他們被注射了嗎啡。10年後的1955年,比傑醫生在知名美國期刊中發表他的研究,「安慰劑效應」的研究就此展開。

 

醫學領域凡事要求具體實證,一切都要絕對科學,並可預測。安慰劑效應讓西方醫學感到棘手,最常出現安慰劑效應的醫學領域,就是測試新藥物效用的醫學試驗。醫學界的挑戰在於避開安慰劑效應,只測量療法本質固有的活性。醫師的看法通常是若改善程度比安慰劑效應高10%到30%,就表示療程有效,但並沒有適用的通則與有效門檻,也因研究的疾病不同而各異。

 

1970年代,人腦自己可以生成腦啡、皮質醇、多巴胺分泌等化學物質的研究,讓安慰劑的角色從某種心理幻想,變成具有堅實的生理基礎的某種人體身心運作,安慰劑產生效用的疾病,除了疼痛、噁心、帕金森氏症,甚至還包括外科「假手術」,竟然也能對病患產生效果,啟動人體自動生成身體所需化學物質。

 

儘管能夠當作「安慰劑」的事物,多不勝舉,甚至不必吞下肚,只要把憂鬱症的藥放在口袋裡,都可能有效。但是,讓安慰劑發揮療效的卻不再這些外在事物上,而是人腦神秘的運作——相信療效,是產生安慰劑效應的基本要素,因此,病患的心理準備至關重要。

 

安慰劑的研究拓展了醫病關係的理解,回歸到以病患為中心的一股潮流,醫療處理的不只是藥物和程序,人也是必須處理的對象,必須把病患看作一個整體,具有身心雙方面的個人特質。安慰劑效應的研究,最後導向了良好醫病關係的思考,並成為醫生臨床醫術的元素之一:「醫師開藥時,其實是把自己當藥方開出去」。安慰劑效應確實揭露了現代醫學核心的不確定性。但也帶來一個很吸引人的兩難。如果安慰劑效應有作用的話,是否可以有系統地使用它呢?會不會有「欺騙」病人的倫理議題呢?

播放日期
2017/11/03
Emmanuelle Sapin, Pascal Goblot

出品年分:2014

出品公司:ARTE France, Grand Angle Productions

來賓:陽明大學腦科學研究所講座教授 謝仁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