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負荷大腦 Brain Overload
Laurence Serfaty / 90' / 2016
1 2 3 4 5 VIDEO

數位時代讓生活更有品質?

年輕世代比老一輩更能適應數位時代的壓力?

一心多用(multi-tasking)表示工作很有效率?

 

越來越多研究者發現,答案可能是——以上皆非。

 

走路滑手機、吃飯配電腦、隨時打卡、更新臉書狀態,耳邊伴著Line的訊息叮咚聲……這些現在大家做起來理所當然的日常行為,回推到二十年前,可能是連想都想不到的事情。手機、電腦佔據了你我的生活,各色資訊在我們的腦袋忙碌流轉,然而,為什麼時代越是進步快捷,越感覺時間不夠用、做事沒效率?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資訊科技成就了當前的數位社會,然而每個人也都必須面對資訊科技所可能帶來的弊害。數位科技讓大腦更容易處在一心多用的運轉狀態,可能導致過勞、失去專注力,也導致自覺生產力下降。受訪學者馬克發現,過去十年來,人在螢幕前的專注時間,有了重大改變。2004年,人們平均專注時間是3分鐘,2012年,人平均的專注時間是1分15秒。再對照從小在數位環境成長的千禧世代,他們對電腦螢幕的專注時間更短,只有45秒。人發明工具改變了時代,但工具也反過來改造人的大腦與行為。

 

一般人總預期出生於數位世界的年輕世代,面對數位裝置應該不會有太大壓力。然而GFK集團針對29國所做的調查顯示情況剛好相反,尤其有個在歐洲針對三萬名勞工所做的調查發現,在資訊與通訊科技這方面,年輕人所承受的壓力比長輩高出許多,39%未滿30歲的人,為工作占據他們大量的生活所苦。正因為數位裝置不斷奪走人的注意力,新生代孩童從小學習如何抵抗分心,成了必要之事。法國里昂神經科學研究中心的拉修教授,相信專注力可以學習,而且必須像肌肉一樣經過鍛鍊。他為兒童設計了專注力的課程,以對抗引人分心的力量。此外,也有資訊科技專家,試圖找到更體貼大腦的數位裝置設計方式。

 

不過,真正讓人無法放下手機、無法停止收信、無法不讀訊息的,不是老闆,也不是數位裝置,而是人內心難以降伏的渴望。如同毒品一樣,數位環境會啟動大腦裡的獎賞系統迴路,數位裝置不斷發出的提示音、閃爍、震動,成了有力的刺激物,於是,現代人對於資訊「上了癮」。但面對資訊來襲的態度,終究,取決於我們自己,不讓科技破壞我們專注的時間,並且重新奪回「下線」的權利。若將數位時代爆量的資訊,比做西部拓荒時期,那麼,每個人也得找到一套資訊牛仔生存之道——說是一場自己與自己的決鬥,恐怕也不為過。

播放日期
2018/09/14
Laurence Serfaty

出品公司:ARTE France / ZED

出品年分:2016

來賓: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吳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