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厭食症 Dear Anorexia
Judith Du Pasquier / 90' / 2016
1 2 3 4 5

「親愛的厭食症,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惡毒的厭食症,你是我最大的敵人……」

 

傾聽厭食症患者對於拒絕食物的主觀感受,我們可能會發現厭食症難以治癒的原因之一,可能在於患者某部分的自己,其實很「享受」厭食這件事:「當時,我根本不是想追求完美的軀體。……感覺到身體愈來愈纖細、知道這是你自己辦到的,讓我感覺自己很有力量。」甚至,即便長時間不進食,對他們來說也不覺得痛苦:「我並不覺得餓,反而是一種振奮的感覺,感覺有活力、專注而強烈……幾乎就像嗑藥一樣。」

 

在舞台上完美演出的天后級藝人蔡依林,或是一年內暴瘦18公斤的日本皇室愛子公主,眾人仰望的她們,卻都曾經受到厭食陰影的困擾。厭食症可能比我們想得還常見,其成因卻讓患者的父母親友與醫療專家們,百思不得其解。

 

究竟為什麼,青春正好的年輕孩子們,竟想要餓死自己呢?

 

社會文化與媒體的推波助瀾,是一個難以迴避的背景因素。社會鼓勵青少年要自戀,他們從小就認為自我很重要、有人氣、討人喜歡、有人緣、長相好看都很重要,這種對自我形象的崇拜,會造成不少年輕人覺得自己做不到已被內化的殘酷理想。此外,厭食症還涉及了情感面向——食物是情感物質,在一開始食物是建立母子關係的基礎,傳達需求是領略世界的第一步。飲食失調,意味著未被表達與滿足的情感需求——少女因為過瘦讓人擔心她的病況會危及生命,其實她是退一步想得到父母關心,就像個小小孩一樣,她希望改變雙方互動的方式。

 

根據全美神經性厭食症和相關疾病協會(ANAD)的數據,33-50%的厭食症會併發憂鬱症等情緒性困擾,高達半數的患者病會併發焦慮症,如強迫症與社交恐懼症。因此,厭食症的治療也必須全面考慮許多面向的問題,包括:讓體重跟飲食正常化、針對病患進行心理治療、針對病患的父母,包含家庭療程與團體治療以及相關失調症的治療,如憂鬱症、強迫症等。

 

一位走過厭食漫漫長路的康復者剖析自己的心路歷程:「我想很難真的說,你是復原了還是沒復原,我認為這跟酗酒一樣,你必須容忍酗酒的念頭存在,你不喝酒,但這念頭還是存在。……體重跟復原不相關,我不相信達到特定的體重就是復原,也許可說是復原的能力。因為一旦能維持在健康體重,也就達到了某種心理狀態,能夠真正放手,並實際做出不同的選擇。」而且,能安心提出並思考這個問題:「放下厭食症後,我是誰?」

播放日期
2019/02/22
Judith Du Pasquier
來賓: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心身醫學科主治醫師 陳冠宇&厭食症者家屬/經濟學者 周添城
相關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