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刺客任務 Insects to the Rescue!
Claude-Julie PARISOT / 90' / 2016
1 2 3 4 5 6 VIDEO

「蝗蟲過境」一詞描述自古以來人類對於蟲災的恐慌與憂慮。蝗蟲,其實就是蚱蜢,看似無害甚至柔弱的田邊昆蟲,卻可能因為氣候環境的微妙變化,搖身變成吃相兇猛、危害甚烈的「蝗害」兇手。即使到現代,人類的農田裡始終存在著伺機而動的昆蟲對手。蟲蟲危機從未遠離。

 

1940年代之後,化學農藥出現,人類以為終於贏得了這場持續千百年的人蟲大戰。然而,數十年發展下來,化學農藥控制法卻越來越失效,害蟲與雜草紛紛發展出抗藥性,來跟人類鬥法。更雪上加霜的是,由於世界人口的成長,人類開拓林地及森林以擴展耕地,讓原本野生的昆蟲失去原有棲地與食源,變成入侵農田的「害蟲」,且數量激增。

 

「一物剋一物」是生物防治的核心概念。在現代生物防治法中,赤眼蜂是人類的盟軍之一,擔任「蟲蟲刺客」,負責暗殺蔗螟幼蟲。小小赤眼蜂保護了上百萬公頃的甘蔗田。赤眼蜂的殺手鐧是將卵寄生在蔗螟卵裡頭,因此,為了引進微小的赤眼蜂進農田,出現了專門養蟲的公司,一週要培育一萬盒,生產六公斤重的「害蟲」昆蟲卵,以便讓赤眼蜂產卵,再釋放到田裡。為了養出更多「益蟲」,也就跟著得培育更多「害蟲」,原本是順應大自然相生相剋的道理,卻在如此集約的培育下有點迷失了。

 

生物防治法也有其風險。1980年代美國引進亞洲異色瓢蟲,原本希望作為控制蚜蟲的「益蟲」,然而,很快地這些來自異國的強壯瓢蟲,變成了掠食無度、侵略性強的「害蟲」,甚至吃掉本土瓢蟲、入侵人類領土。生物防治牽涉的並非只是製造與釋放昆蟲的技術,而更需要科學、學術及生態上的整體知識。

 

也許,更需要反省的,是人類自己的態度。正如生物防治大師、諾貝爾獎得主漢斯赫倫在受訪時指出:「我們必須進行典範的變革。所謂典範變革意謂著放棄大規模單一作物型的農業典範。…我們需要接近自然的新農業典範。」

 

如今,印度正在發展以養護為基礎的新型態生物性控制,其目標是創造合宜的自然條件,提供害蟲的天敵最佳的生存環境,讓害蟲與盟軍的數量能永續平衡。不用釋放成千上萬的赤眼蜂或瓢蟲,而是讓我們的昆蟲盟軍全年都開心地生活在田園裡。到最後,營造人與昆蟲的和諧空間,才是打勝這場戰爭的關鍵。

關鍵字: #瓢蟲#生物防治#赤眼蜂#農業
播放日期
2017/04/21
Claude-Julie PARISOT

出品公司:ARTE

出品年份:2016

相關影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