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Can I Buy Vimax In Nigeria Buy Erythromycin Ophthalmic Ointment Buy Co Diovan 80 12.5 Aldactone 25 Mg Wirkstoff Prescription Water Pills Lasix
相信WHO ? Trust WHO
導演:Lilian Franck / 90' / 2018
1 2 3 4 5

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簡稱武漢肺炎)疫情延燒,世界各國如臨大敵,而維護全球人類健康的世界衛生組織(WHO)卻錯估形勢,直到全球感染人數逼近一萬,才宣布武漢肺炎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這是最近十年來世界衛生組織宣告的第六起。

 

「世界衛生組織」是個擁有七千名人員的特殊聯合國組織,七十年來,一直是不容置疑的全球公衛資訊來源,它所制訂的醫療準則,更是全世界公衛體系的圭臬,SARS、伊波拉、豬流感、福島核災……所有世界最重大的公衛健康議題,WHO都扮演了關鍵的主導角色。但近年來卻逐漸暴露出自己的弱點。

 

豬流感,或稱H1N1,曾被世界衛生組織和媒體視為巨大的威脅,各國狂買疫苗,唯恐搶購不及,然後,後來卻被證明是個錯誤。許多國家如德國、義大利、法國與英國,早在豬流感爆發之前就已經與藥廠達成秘密協議,他們答應購買豬流感的疫苗,但前提是世界衛生組織必須發布六級的流感大流行警告。葛蘭素史克、諾華藥廠、賽諾菲藥廠,為了這個新型流感啟動製造新疫苗的計畫,但是他們耗費鉅資在上頭卻仍無法銷售疫苗,因為流感大流行根本不存在也沒有流感爆發的跡象。於是,他們就捏造了流感疫情,豬流感為疫苗製造商帶來巨大收益。但這場流感實際上到底有多嚴重呢?數據顯示在數十億美元的疫苗利益背後,僅有十一個國家正式通報,總計331起甲型H1N1病例,共十人死亡。

 

在這場豬流感大騙局裡頭,世界衛生組織配合演出,在宣布豬流感大流行之前,先修改了流感大流行級別判定的標準,移除死亡人數等嚴重性的指標,好讓豬流感得以發布六級警報。荷蘭鹿特丹伊拉茲馬斯大學亞伯・歐斯特豪思教授(Albert Osterhaus),是全世界豬流感大恐慌中的中心人物。他是世衛組織大流感事務的首席顧問,又與「H1N1疫苗」的生産體系有極密切的私人關係,並從價值數十億歐元的疫苗産銷利潤裏獲利。

 

個別專家與企業勾結,以自己在世衛組織的位置牟利,然而,即便是整個世衛組織的運作,也難逃金錢影響力的魔掌。

 

世衛組織的年度預算約二十億美元,光是可口可樂的廣告經費就已經是這個金額的兩倍,即使是日內瓦湖周邊的地方醫院每年也有六十億美元的經費。然而,在這些極為有限的經費裡,世衛組織可運用的資金也處處受到牽制。前世衛總幹事陳馮富珍坦言:「世界衛生組織的預算中只有30%是可預測的資金,其他的70%我必須拿著帽子到世界各地去乞討。當他們給我們錢時,都指定與自己的偏好相關,但這些卻未必是世衛組織的優先考慮的事。因此,如果不解決這個問題,世界衛生組織無法像從前那樣強大。」

 

作為全球龐大公衛體系網的核心,世界衛生組織每個決策都有著連鎖效應,影響遍及世界最偏遠的角落。這不只是世界衛生組織的危機,也是世界衛生的危機。

播放日期
2020/01/31
2020/01/03
導演:Lilian Franck

Lilian Franck 是名德國電影導演及製片人。

2010年以紀錄片《我為鋼琴狂》而聞名。該片與Robert Cibis合作,在美國舊金山國際影展上獲得「金門獎-最佳紀錄片」、2011年「德國電影獎-最佳聲音設計」以及「盧卡諾影展-國際影評人週獎」。

 

長片作品年表:

2009年 我為鋼琴狂

2016年 免費午餐協會

2018年 相信WHO?

2018年 Fuck Fame

 

來賓:台北醫學大學全球衛生暨發展碩士學位學程主任 邱亞文
相關影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