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y Accutane Online Allegra Sale Walmart Generic Depakote Er 500mg Cephalexin 500mg Cap Teva Bupropion Hcl 75 Mg Tab
發現盤尼西林 Die Penizillin Story
Wilfried Hauke / 90' / 2018
1 2 3 4 5

自古以來,就存在著細菌與人類之間的戰爭。抗生素的出現,讓人類以為自己打贏了這場戰爭。而事實上,抗生素的研發與運用,都與戰爭脫不了關係。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慘烈傷亡,引發了戰後對於防治細菌感染的研究;第二次世界大戰為情勢所迫,抗生素的藥物終於得以量產,甚至成為戰場上的決勝關鍵。

 

1928年時,英國傳染病學者亞歷山大.佛萊明在偶然間發現了盤尼西林;日後,盤尼西林成為20世紀最重要的醫學成就之一,沒有盤尼西林,今日的許多手術根本就不可能進行。然而,在抗生素發明將近一百年後的現在,全球響起了警鐘,人們在實驗室裡努力找尋新工具,想避免迫在眉睫的「抗生素末日」——抗生素對付細菌,然而,也強化細菌,讓細菌不斷突變,變得越來越加危險、越來越難以控制。據推測,到了2050年,具抗藥性的病原體將成為最常見的非自然死亡原因。

 

伊娃.瑪麗亞.利特林格博士與她的團隊,寄望「被遺忘的老抗生素」能夠成為對付抗藥性危機的解方,如盤尼西林這樣的「老抗生素」,由於現今已很少使用的緣故,幾乎沒有什麼抗藥性,再加上改善劑量等方式,更可增強療效。還有老藥廠,秘密生產著「超級抗生素」,要來對付已有多重抗藥性的「超級細菌」。

 

線蟲研究的學者則釐清了以下結論:抗生素用的越少,就越不會有多重抗藥性細菌的問題,也不會因此導致微生物群改變,引發全新疾病的問題也會越少。多重抗藥性細菌與其說是醫學問題,其實更應該是社會問題。

 

伴隨著全球的難民潮,傳染病將會繼續繞著地球跑,現在我們有遠比佛萊明那時更大的人口流動性,而多重抗藥性的病菌也不斷進化,挑戰著人類抗生素的防禦極限。「在亞歷山大.佛萊明發現盤尼西林近100年後,我們又回到了起點。」其實,說是「起點」也許不夠準確,因為一旦抗生素完全失效,人類面臨的情況,可能比一百年前還要險峻:我們不但失去抗生素這個利器,能幫助人體自癒的體內微生物環境也因濫用抗生素破壞失衡,又得對抗超級頑強的危險細菌。

 

《發現盤尼西林》既是一個世紀醫療演變的回顧,也提供了人類對待疾病態度的某種反思角度。人與細菌,這場古老的軍備競賽還在繼續,會有分出勝負的一天嗎?抑或有其他的思維呢?

播放日期
2019/04/12
Wilfried Hauke
來賓: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教授 郭文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