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離島影系列-鄉愁對話錄+基隆嶼的青春記事
李泳泉/吳介民 / 41 / 2000

鄉愁對話錄 李泳泉導演

 

以兩段1968年的新聞影片相互對照,呈現龜山島原住民簡生俊離鄉二十多年後返鄉的心境,加上幾位鄉親述及遷村緣由,談起龜山島過往的生活種種。新聞片制式的遣詞用字、高分貝的歌頌政府德政,與島上鄉親素樸話語裡所流露的濃重鄉愁,形成強烈的對比與反諷。除了過去的校舍仍大致完好、已被充作軍用外,從前百多戶人家簇擠的社區,幾乎都被剷平,僅剩零星幾棟水泥屋殼、幾垛頹圮牆、幾坨墓龜與盛開的野百合。

導演的話
一個期待為島民排解鄉愁的導演,發現整個拍片過程,其實是在發現與舒緩自己的懷舊之情。(李在88年度地方文化紀錄影帶獎文宣品中說:「我十分重視作品與閱聽者的互動,是否自有一套說的通的影/音敘事邏輯,並且時刻斟酌著紀錄的真實與倫理。」我發現已遷村的島民對龜山島的發展仍有關心及期待,但是已經與他們日常生活無關。這些漁民都是頗海派、阿撒力的人,很豁達,也樂於向外界承認他們的故鄉。可惜的是過去房子多數被夷平,只有少數被國軍使用。島民認為祖先仍住在那,雖然祖墳已搬到新家。現在龜尾潭與海連接處改建成的港口已被同年的颱風破壞,潭也成為「淡鹽水潭」。上島時,船靠在過去碼頭遺跡,再用約一尺半立方大小之塑膠桶浮舟將人載進去。島上自然生態保持的很好,應可以作一個「基因庫」,我認為會比作觀光價值來的大。

 

 

基隆嶼的青春記事 吳介民導演

 

當船出發前往一個目的地時,你對目的地的想像有多少?而目的地也一如你所想嗎?或是你根本到不了。當你想去那個地方時,我們能不能說,你已經去過了;還是非得踏上那塊土地,你才確定,你去過了。當我們描述一個島嶼或一些事件時,描述者對於事實有多少掌握空間?有多少個人看法?對事實的不確定,造成對生命的不確定,弔詭的是,往往因為「不確定」,我們反而獲得更多的自由。這是一部紀錄「意識」的紀錄片,也是一部紀錄「紀錄過程」的紀錄片。在此,讓我們對「紀錄」這個名詞、這項行為,再做更進一步的思考。

 

導演的話
當船出發前往一個目的地的時候,對於那個目的地你的想像是多少?而那個目的地是你所想的樣子嗎?或者是你根本到不了。可是當你想到那個地方的時候,我們能不能說,你已經去過了,還是非得踏上那塊土地你才能確定。
當我們去描述一個島嶼或是一些事件的時候,描述者對於那樣的事實會有多少的掌握空間和個人的看法。因為對於事實的不確定,造成了對生命的不確定,但往往也因為如此我們獲得了更多的自由。
這是一部紀錄意識的紀錄片,也是一部紀錄紀錄過程的紀錄片。讓我們對紀錄這樣一個名詞再加以深刻的思考。

 

 

2003 鄉愁對話錄 - 加拿大多倫多(HOT DOC)國際紀錄片影展
2003 鄉愁對話錄 -法國巴黎實驗片展
2001 鄉愁對話錄 - 日本山形國際紀錄片雙年展
2000 基隆嶼的青春記事-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觀摩
第二屆韓國全州國際影展
播放日期
2000/08/17
李泳泉/吳介民

李泳泉

現職: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學系講師。目前專於教職工作,並經常受邀擔任國內多項影展評審。

吳介民

現職:影像工作者。曾任多部商業廣告片製作。台北市人,1998年台灣藝術學院電影系畢業,曾擔任多部商業廣告片執行製作,和公共電視單元劇「頑皮偵探」(1998)、台北縣政府宣導短片「反攻大陸」(1998)、「路見不平」(1998)副導演。劇本作品有「同學會」,影像作品有《電影因子》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