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離島影系列–浮球+西嶼坪14人
李志薔/朱賢哲 / 44 / 2004

浮球 李志薔導演

「浮球」。十八歲的牛偉東,來自河南省一個小縣,他和來自四川、安徽、山東、河北等地的一群大陸青年,同船抵達小琉球的海上旅館。憑著初生之犢的勇氣,暈船之餘,他仍對未來充滿期盼與夢想。「望鄉」。二十五歲的阿生,來自福建,從事漁工已有五年多了。去年,他第一個孩子出生,小孩未足月,他又出海了。在強烈的思鄉情緒下,小孩的面孔漸漸變得模糊起來。「鳥人阿揚」。三十五歲的阿揚,來自廣東惠安,有個孩子十歲,而他在外漂泊也有八、九年了。阿揚說,自己就像隻海鳥,飛出去,不曉得什麼時候飛得回來;就算回巢,也還得再飛出去;也許停歇時,就是他的死亡時刻。

 

導演的話

( 小琉球名稱由來之一:「漂流的浮球」 )
有些地方說遠不遠,飛機一飛也就到了;但是,人到底能不能在那裡生根?
這是所有離島共同的命運。船浮著,錨固定在海底,載沈載浮;但錨不是真正的「根」,漁工們內心渴望的是「真正的陸地」。他們來台灣的心情,和小琉球的島民是一樣的。

去年八月,由「螢火蟲映像體」和「金門縣紀錄片文化協會」向公共電視提案的《流離島影》計畫正式通過,我是提案發起人之一。每人補助四十五萬,完成二十分鐘的BetaCam影片。然而經過四個月的田野調查,我登臨小琉球十次以上,拜訪當地耆老、庶民,錄下數十捲的DV 採訪帶;發現這個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由閩南人居住,和南台灣鄉鎮無啥異樣的小島,充斥著觀光之外,許許多多不為人知的故事。其中最有價值的題材則屬「外籍新娘」和「外籍漁工」這兩個現象。外籍新娘新聞界以多所報導,且問題點與台灣類似。

然而外籍漁工的「海上旅館」,則尚未看見完整而具藝術性的紀錄。那是台灣在漁業沒落、經濟轉型中,一個極具「象徵性」的社會現象;也是人的處境被逼到極致,求生存過程中一個非常代表性的顯影。外籍漁工的問題,涉及到政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勞工政策,涉及到人道精神與政府全盤的離島政策。而且,此現象勢必在台灣加入WTO之後,迫於漁業開放的衝擊而消弭而無形。「海上旅館」的現象極具記錄的迫切性與時代的象徵性。在多次會勘與訪查過程中,我慢慢建立故事、情節與主題,發現二十分鐘根本無法滿足主題表達的需求。於是我決定拍成四十分鐘的版本。並且決定以超十六釐米的影片執行之。

 

 

西嶼坪14人 朱賢哲導演

 

十幾個人活在一平方公里不到的小島上。我們很難想像,這座小島從最初居民少許,發展至興盛期達二百多人,而今則因島民凋零或外移,不久的將來,此地或將成為無人之島。這種發展是個偶然?
透過鏡頭的緩慢凝視,我們傾聽著卑微的人們與自然之間的耳語。西嶼坪島的四戶人家,兩戶是殘障的獨居老人,另外兩戶分別是長期疾病患者及腦性痲痺患者;駐島警察四名,有與長官興訟者、有涉入職業賭場者、有毆打長官者。「孤立」與「遺忘」不僅是島嶼的特質,就連島上這十幾人,不論是本地人或是駐警,均為被遺棄的邊緣人。即便大自然與社會逐漸遺忘他們,他們卻也活得快樂,宛若生命在此低迴。

 

導演的話
隨著年齡與身體的老化衰退,對於影像的認知我似乎逐漸向柔性的情感屈服。回憶以前對影像的熱情,現在似乎軟弱無能了!拍攝西嶼坪正巧碰上颱風,兩天受影響無法進行拍攝工作,即使颱風過後風太大,收音工作仍然不順利。但是颱風讓我們在島嶼看到不同的自然景觀,海浪洶湧與島的寧靜形成對比,更讓我們感受到西嶼坪在社會與大自然中被孤立的特質。

 

播放日期
2000/08/10
李志薔/朱賢哲

李志薔
台大機械研究所畢業。現為導演、作家。文學作品曾獲:聯合報文學獎、中央日報文學獎、台灣省文學獎、台北文學獎。

朱賢哲
現職:紀錄片導演。美國紐約州雪城大學電影研究所,曾於世新大學廣電系、洪建全教育文化基金會、明志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擔任講師,也曾拍攝過多部廣告。作品曾獲多項影展獎項,擅長以細膩紮實的風格作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