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學校 School of Tomorrow
Frédéric Castaignède / 90' / 2018
1 2 3 4 5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自2000年開始,每三年就進行一次PISA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畫的調查,共有72國的15歲學童參與測試,其中,新加坡的優異成績表現,吸引了全球教育人士的注意,「新加坡模式數學」甚至已成為六十多國效法的對象。

 

但新加坡學生的優良表現,不只歸功於創新的教學方法,最主要的原因還在於,孩子們花大量時間在課後補習。超過八百家私人補習班在競爭這塊高利潤的大餅,過去十年數量幾乎增為兩倍。新加坡學童早上七點半上學,直到晚上七點才放學,之後還要完成學校與補習班的作業。對比於此,同樣在PISA測驗表現傑出、連續蟬聯第一名好幾年的芬蘭,其上課時間卻是全世界最短的,一天4到6小時,一星期五天,學生們的回家作業也很少,一天耗時10到20分鐘。

 

芬蘭的基本教育理念,不是「平等」,而在「公平」。我們經常認為平等就表示,所有學生都能接受好的教育,但原則上應該是一視同仁。但芬蘭卻有不同的「公平」概念,從1970年代以來,芬蘭教育體制追求的是「因材施教」,認為這其實是正向的差別待遇。利用學生原本的優勢,進行「優點教學」,並延伸出其他價值觀如善良、尊重他人與同理心等。

 

在全世界高科技的核心區域——矽谷,則出現了令人玩味的不同教育選擇。矽谷科技龍頭公司如Google、eBay、HP、Yahoo!等企業裡的高級主管不約而同把小孩送到「什麼都教、就是不教電腦」的華德福學校就讀。他們並不急著讓自己的小孩「贏在起跑點上」,成為電腦小天才,卻是反其道而行,進入強調手作與創意的華德福教育體系。

 

矽谷掀起的另一場教育變革,則是知名的大規模開放式線上課程先驅:可汗學院(MOOC),原本打算要掀起一場MOOC革命,為全球所有人提供免費的世界級教育,雖然最後並未如預期般成功,卻催生了「翻轉課堂」的教學方法——翻轉在課堂上做的事以及在課堂外做的事——學生在家或在圖書館看由老師所拍攝的短片,以便按照自己的步調學習,然後在課堂上由老師協助,讓學生做練習。

 

數位時代的「教」與「學」,展露出多樣化的面貌,要「翻轉」的不只是學生、老師與父母,可能還包括整個社會。「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一直都被視為通往未來的「百年大計」。然而,在「十倍速」的數位時代,要進行這樣長遠的規劃卻是個巨大挑戰。面對變動不居的未來,什麼才是教育的根本?

播放日期
2019/02/15
Frédéric Castaignède
來賓:台北教育大學教育學院院長、教育系教授 吳麗君&親子天下總編輯 陳雅慧
相關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