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gra And Blood Pressure Meds Buy Benadryl Allergy Sinus Arcoxia 120 Mg Sivuvaikutukset Buy Flomax India Naltrexone Buy No Prescription
快時尚當道 A Fashion Uprising
Laurent Lunetta & Ariel Wizman / 90' / 2018
1 2 3 4 5

90年代末期,隨著快時尚的出現和全球化,獨立高檔時裝店遭跨國公司併吞,零售店遍地開花,帶來巨大的利潤。2017年,全球奢侈品市場的營業額,超過兩千六百億歐元,時尚成為這些奢華帝國的搖錢樹。商業壓力導致業界要不斷供應產品、增加製造量。時尚業每年製造出八百億件衣物,成為僅次於石油工業全球最大的汙染源。快時尚不僅傷害環境,也傷害了身在其中的人,不論是身在時尚頂端的設計師,還是底層的被剝削勞工。

 

一樁悲劇,推動了時尚反思的力道——2013年4月24日,孟加拉的拉納廣場大樓倒塌,壓死1135名製衣工人,數千人受傷。他們是現代奴隸,全年無休地工作,廠主忽略大樓不安全的警告,不斷趕製訂單,以滿足快時尚無止盡的需求。孟加拉成衣廠倒塌的意外,揭露了離譜時尚體系的黑暗現實:太多的系列服裝、過度消費、來自股東的壓力、設計師筋疲力盡——光鮮絢麗的全球時尚圈,瀰漫著死亡的臭味。

 

曾被美國時代雜誌選為全球二十五名最具時尚影響力的莉・愛德科特(Li Edelkoort),在孟加拉拉納廣場大樓慘案後一年,出版《反時尚》一書。她認為:「反時尚成為時尚,變成一個社會運動。」並大膽預測,時尚已走上窮途末路,人類社會將再次回到衣的本質、重視打版製衣等基本功的時代。

 

已有許多新一代的設計師,透過他們的作品反思當前時尚潮流,包括:利用instagram表現作品的薩米亞、讓尋常服飾發光的「唯特萌」,以及讓廢棄二手布料「再生」的設計師阿奈伊絲……,這些突破大企業壟斷的短供應鏈與小型工廠,正如雨後春筍興起。

 

反時尚,不只是思維方式的轉變,也表現在生產方式的大逆轉。「光之友工人合作社」體現了極致奢華的新概念——「超慢時尚」,四位來自紐約的織女,在鄉間一梭一線,織出手工紡紗服裝。儘管一件衣服要價3200美金,但這種新型態的奢侈,卻以完全不同的消費邏輯在運作,這些衣服以最珍貴的東西製成,那就是「時間」。創辦人帕絲卡,曾經是因為時尚壓力而精疲力竭的設計師,卻在手作中找回創作與創業的熱情。

 

時尚找回了手工藝精神,但科技正在顛覆高級訂製服。3D列印被視作一場科技革命,可以解決大規模製造體系導致的浪費,在不久的未來,3D列印機可能成為主流,衣服會數位化,樣式能從網上下載,新的工業革命正蓄勢待發。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反時尚的思潮正化為遍地開花的行動,翻轉時尚產業。作為其中關鍵的另一方——身為消費者的我們——又將在其中扮演何種角色?

播放日期
2019/01/25
Laurent Lunetta & Ariel Wizman
來賓:亞洲大學時尚設計學系主任 林青玫&綠色和平組織專案主任 羅可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