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elon Pflaster 4 6 Mg Order Doxycycline On Line Abilify 30mg Price Buy Claritin Canada Buy Alli Diet
強權下的反恐戰爭(下) State of Terrorism ep.2
導演:ILAN ZIV / 90' / 2017
1 2 3 4 5 VIDEO

美國為了911恐攻對阿富汗發動反恐戰爭,但對恐怖主義的含糊定義卻導致嚴重後果:誰是恐怖份子?可以對他們嚴刑逼供嗎?可以針對恐怖份子居住的社區進行「目標暗殺」,而導致無辜人員死傷的「附帶損害」嗎?

 

這些問題不只是司法或道德爭議,更改變了這場戰爭的本質。

 

2002年2月7日,布希總統以總司令身份寫下第二份秘密備忘錄,亦即所謂的「刑求備忘錄」,聲稱「日內瓦公約沒有任何條款,適用於我們在阿富汗或世界各地與蓋達組織的衝突」。2002年12月,美國國防部長倫斯斐簽署授權,允許關塔那摩基地以刑求作為「進階偵訊技巧」,此後虐囚行為有如病毒傳染一般,演變成美軍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偵訊的普遍手段。然而,衝突因此雪上加霜,美軍在阿布格萊布監獄和關塔那摩基地的虐囚事件,成了對手招募叛軍的有效宣傳。

 

聯邦調查局特別探員阿里‧蘇凡認為:「就算贏了戰爭,我們也會輸在關塔那摩。」比起恐怖份子的攻擊,反恐戰爭失去正當性的殺傷力可能更大。在2002-2008年間,擔任法國對外安全總局局長的皮耶‧布羅尚,更稱美國脫離司法體系的決定為「致命的錯誤」——「因為西方國家和聖戰士間的戰鬥,並非好人和壞人的戰爭,也不是善惡之戰,而是價值觀與文化之戰。所以要是發動這種戰爭時拋棄了自己的價值觀,放棄自己的文化,就會成為眾矢之的,讓自己處於極為不利的地位。」

 

2003年,美國國務卿鮑爾對聯合國安理會發表演說,提出美國對伊拉克開戰的理由,指稱海珊持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而且與蓋達組織有關係。後來卻發現這場演說的消息來源,不是未經證實的指控,就是徹底的謊言。鮑爾的演說登上各大頭條,將戰爭推銷給全球。然而,當年協助撰稿的國務卿幕僚長威克森上校卻坦言:「我十幾年來沒有一晚能安眠」。

 

戰爭不只在中東地區造成了具體廢墟,也在所有涉及這場戰爭的人心中留下傷痕。美國所發起的這場「全球反恐戰爭」,恐怕將反過來成為危及美國生活方式、價值觀和民主的最大敵人。

播放日期
2019/09/06
導演:ILAN ZIV
來賓: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教授 蔡育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