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館
周浩 / 55 / 2011

廣州火車站是中國大陸華南地區最大的火車站之一,人口密度和流動性極為驚人。每年春運,廣州火車站每天輸運旅客20萬人次,可能是「全世界每平方公里流動人數最多」的地點之一。每年此時,火車站前廣場擠滿了歸心似箭的人們,有上班族、商人、學生、老闆、公務員、農民工,也有乞丐、小偷、扒手、騙子、遊民和迷路的人。在第一線面對南來北往、形形色色人群的,則是廣州市公安局越秀分局的廣場派出所。

 
2010年2月12日,距離農曆庚寅年春節還有兩天,被稱做「地表最大規模人群移動」的大陸春運,正在中國華南最大的火車站上演最後高潮戲。紀錄片導演周浩也來了。過去在中國人們有句口頭禪,「有困難找公安」。但在中國大陸,被允許進入派出所拍攝影片是件極不容易的事,導演把握難得的機會,在廣場派出所及車站周圍,以三台攝影機連續拍攝十五天,紀錄了廣場群眾的人生百態,也呈現了底層百姓的親情、激情與悲情。

 
為了應付廣州火車站川流不息、龍蛇雜處的人群,廣場派出所300名員警24小時輪班在面積不到一平方公里的廣場上巡邏執勤。跟廣場相比,派出所內的「接報警大廳」就顯得比較空蕩了。「接報警大廳」雖然設施簡單,生意卻異常興隆,「訪客」總是絡繹不絕。有混黑道的少年、離家出走的少女、搭錯車又沒錢買票的農民工、被老闆欠薪的小職員,還有只是想借錢吃碗麵的流浪漢。

 
一名拾荒老人報案說撿到的空瓶被偷走了。警察對此已經司空見慣,告訴他,「看你們那一夥誰把你的拿走了,下次你再撿他們的就是囉。」一群農民工架著積欠工資的老闆衝進派出所,「我們是農民工,領不到錢,沒錢買票回家!」值勤台前的警察只能建議他們趕緊跟勞動局聯繫。接著又進來一個年輕人,說沒錢坐公車,「可不可以給我兩三塊錢坐車?」員警無奈的從自己口袋掏出五塊錢,衝著一旁的導演說,「怎麼辦,只有給錢哪。」片中的一位警察說,99%的求助是無法解決的。問題依舊存在,走了的人,或者又會回來。

 
紀錄片全片沒有旁白,只用簡單的現場收音和真實畫面來呈現派出所內及車站廣場上發生的事情,讓觀眾跟著鏡頭經歷一個又一個匪夷所思卻又真實無比的情節,赤裸裸地揭露人類的恐懼、暴力、謊言、貪婪、落寞、淚水和絕望。導演周浩說,「感謝我片中的那些小人物們,是他們讓我觸摸這個世界粗礪的一面。」

 

 

關鍵字: #中國#政治
播放日期
2015/02/27
周浩

紀錄片導演周浩,曾任新華社、《南方週末》攝影記者,2002年開始紀錄片創作。他的鏡頭如同深入社會生活的解剖刀,剖開血肉的現實畫面:珠江口加工廠外小鎮出租屋內的打工者們(《厚街》2003);福建一所普通中學瑣碎又瘋狂的高中生活(《高三》2006);爛尾樓裏的地下江湖和城中村中的吸毒販毒者(《龍哥》2008),一位即將離任的縣委書記的官場故事(《冬月》2009);廣州火車站旁派出所內的權力與底層(《差館》2010)。他的影片曾入選阿姆斯特丹紀錄片電影節、巴黎真實國際紀錄片電影節、瑞士Fribourg國際電影節、馬德里國際紀錄片電影節、香港國際電影節、臺灣紀錄片雙年展等。

相關影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