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lis Super Active Generico (Tadalafil) 20 Mg Ventolin Buy No Prescription Atenolol Tenormin 50mg Dosis Dulcolax Bisacodyl 5 Mg Manufacturing Pharmaceutical Company For Cialis
他們在島嶼寫作-《如歌的行板》 A Life That Sings
陳懷恩 / 180 / 2016
1 2 3 4 VIDEO

「溫柔之必要/肯定之必要/一點點酒和木樨花之必要/正正經經看一名女子走過之必要/君非海明威此一起碼認識之必要…」。

 

瘂弦,原名王慶麟,以一本詩集影響台灣文壇半個世紀,從二十世紀中直到現在。紀錄片《如歌的行板》從溫哥華到河南南陽,從童年的流動圖書館到現在的地下室,打開保存將近60年的藏書與情書,打開詩人記憶的寶庫。瘂弦不僅僅是詩人,更是一位影響台灣文壇的重量級編輯,他主編的聯合副刊,不但屢有出人意表的創意,更開啟國人關注國際文壇的視野。1980年代,瘂弦和中時人間副刊主編高信疆你來我往的激烈競爭,「副刊王」與「副刊高」的鬥智拚場,開創台灣副刊最輝煌的年代,是報業史上的一樁美談。

 

在《為永恆服役—張默的詩與人》一文中,瘂弦寫道,「我就覺得應該先做好『人』,才能做『詩人』,因為詩是人格的呈現,是人類良心的代言人,也是人類靈魂最崇高的象徵。」也許源自這樣的思維,瘂弦的詩總是帶有悲憫情懷。16歲和母親訣別,在半飢餓狀態下「漂泊」到台灣,這種「不幸」與關懷、注意「不幸」,正是瘂弦從自身最早的遭遇修煉,影響了他大半生的處事、待人和創作。詩人葉珊(楊牧)說,瘂弦詩作背後有一種「極廣闊深入的同情」。

 

紀錄片提到,瘂弦逃難時沒有帶父母親的照片,帶的竟然是一本何其芳的詩集,冥冥中瘂弦和詩似乎早已結下不解之緣,從1953年發表第一首《我是一杓靜美的小花朵》,到1965年嘎然停筆,十二年間寫下八十幾首詩,以詩集《深淵》屹立文壇。余光中曾說,「瘂弦是1960年代從未自我放棄的一位詩人,他以天賜的語言創造甜美的節奏,也以瑰麗的想像開啟精神出口,如果容許的時光流回那個時代,如果容許窺探封閉社會的心靈有多苦悶,瘂弦的詩是最恰當的見證。」

2015 台北電影節 最佳紀錄片/最佳攝影/最佳剪輯
播放日期
2016/03/25
陳懷恩

出品公司:目宿媒體

出品年份: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