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不亮沒關係 Light Bright Blind
林冰友 / 55 / 2016
1 2 3 4 VIDEO

在所有的身體殘疾中,失去視覺是其中最嚴重的。
眼耳身精障中的眼障,讓一個人與原來所處的世界完全切斷。
任何的文字無法清晰地描摹那個情境和感受,即便你試圖蒙上雙眼,
利用一個小時,一天,一星期,或甚至一年,你都無法真正理解什麼是無盡的黑暗。
因為你知道只要拿開蒙上眼的雙手或布帶,就可以重返光明,擁抱顏色;
不管那是七彩斑爛或只是簡單的黑白灰階,你與這世界再次有了聯結和關係。

廖燦誠,台灣宜蘭羅東鎮人,自小熱愛美術音樂。
以優異的成績從藝專美術系畢業後進入大同公司服務,負責產品型錄的美術設計。
原本一片大好的人生前景,卻因為突如其來的青光眼疾,不得不被迫重新抉擇。
到底要不要放棄藝術之路,務實的面對現實和生活的壓力。
從視力衰退,到一眼失明,最後兩眼全盲,完全失去光覺,這個歷程他走了12年。
但終究,他不屈服,不願放棄心愛的美術。
在住家頂樓加蓋的小工作室中,日夜磨礪技巧,
像一個失去雙眼的劍客,在風雨瀟瀟的蒼茫大地上,聽音辨位,重新練就獨有的劍術。
這劍術或許不再身形優雅,飄逸動人。
但卻是不向命運低頭,一刀一斧,血淚斑斑的生命之歌。

盲劍俠羸弱的身影,就像他得意的創作,『臥龍藏虎』ㄧ般,
會繼續堅毅地挺立在人世的狂風中,對世界發出不甘沈寂的吶喊。

但黑牆之後,是無限光明抑或是萬丈深淵,可能我們還是永遠不得其解。

關鍵字: #台灣#本土#畫家#美術#藝術
播放日期
2016/10/25
林冰友

公視紀錄片製作人。 曾任民視採訪中心攝影組組長,淡水社區大學紀錄片課程講師。 作品:浮生 裡有條界線、最狂烈的家家酒遊戲、海海人聲、狂顏、榖東俱樂部、吶喊(教改系列紀錄片之二)

相關影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