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聶華苓 One Tree Three Lives
陳安琪 / 130 / 2012

1963年,台北星空下,來自美國的保羅安格爾散步送聶華苓回家,途中許了個願,聶華苓問他,你有什麼願望,安格爾說,「I want to see you again, again, again, again……」,從此開展了一段三生三世的生死不渝,也成就了一起世界文壇絕無僅有的盛事。

 

『我是一棵樹,根在大陸,幹在台灣,枝葉在愛荷華』—聶華苓

 

 

聶華苓,1925年出生於中國武漢,中央大學外文系畢業,歷經北伐、抗日、國共內戰,1949年到台灣後,因為雷震賞識加入《自由中國》雜誌編輯行列,因緣際會地站上捍衛自由民主的第一線。在《自由中國》十一年,旁聽編輯會議上保守派和開明派的論辯和他們清明的思維方式,影響了聶華苓的一生。1960年9月,雷震、傅正涉嫌叛亂被捕入獄,《自由中國》被禁,聶華苓受到監視,白色恐怖揮之不去。直到1963年,認識詩人安格爾,「從那一刻起,每一天,華苓就在我心中,或是在我面前」。這段相遇,扭轉了他們倆的人生。

 
來到美國的聶華苓,和安格爾共同推動「國際寫作計畫 International Writing Program IWP」,每年邀請世界各國作家齊聚一堂,交換彼此對世界、對國家、對文化的看法。從1967年至今,「國際寫作計畫」總共邀請了140多國、超過1400名作家,華人作家有白先勇、鄭愁予、柏楊、陳映真、蔣勳、林懷民、丁玲、劉賓雁、北島、王安憶,以及後來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等。

 

聶華苓將自己的人生分為三生三世,一生一世在大陸,一生一世在台灣,一生一世在美國愛荷華,紀錄片《三生三世聶華苓》敘述了這位一生顛沛流離,卻堅持愛與自由的小說家。聶華苓說,「我的一生不是那麼順的,但都和一個『外』字有關」。小時候聶華苓住在武漢的日本租界,是個住在自己國土上的外人;大學時期,不認同左派,也和右派理念不合,是同學圈中的外人;在台灣,則是外省人,而在台灣的外省人圈子裡,也還是被視為外人;中年來到美國後,她更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外人。聶華苓形容自己「總是外外外外外的」。但在旁人眼中,她這個外人卻是超越一切–文化的、國家的、政治的、歷史的、種族的、語言的、思想的,展現出人最真實純粹的情感。

 
蔣勳在受訪時說,他參與「國際寫作計畫」那一年,埃及和以色列作家也同時受邀,當時這兩個國家正在打仗,雙方一見面就互丟酒杯,歧見之深把其他人嚇壞了;但經過四個月的交流,離別時他們兩人盡泯恩仇在機場抱頭痛哭,讓他十分震撼。蔣勳認為,這要歸功於聶華苓和安格爾用愛和關心,營造了一個可以拋開一切包袱、真心溝通的場域,讓不同社會的知識良心,能夠學習從別人的眼睛去看世界。1976年,聶華苓和安格爾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三生三世聶華苓》入圍2013年第十三屆華語電影傳媒大獎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兩大重要獎項,導演陳安琪說,採訪過程裡,聶華苓一直讓她感覺到「當下」這個意境,「縱使她的生命充滿起伏,但過去那些悲傷與困苦的時刻,她不會放在心上,更沒有扛在肩上」。聶華苓一生飄盪,她卻盡其所能地提供全世界一千多位作家一段溫暖的歸屬。就像2010年英仕曼亞洲文學獎得主畢飛宇講的,「你隨時隨地都知道她心裡有你」。

 
7月26日週五晚間十點「主題之夜」將播出聶華苓–這位有「世界文學組織的建築師」之稱的作家的傳奇人生。

關鍵字: #人物#女性#文學
播放日期
2013/07/26
陳安琪
相關影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