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庭輔導演:《不在》對曾經戍守金門的軍人靈魂之召喚
2017.11.16
相關影片
2017.11.16

文:《不在》導演 黃庭輔

 

兩岸對峙的時空下,「金門」如處於敵營中的「俘虜」,被雙方看管、監禁、施暴……。一時49萬發砲彈轟你、冷戰時威嚇折磨你、夜夜驚擾你,割首、削耳鼻成為敵我雙方深仇大恨之血淋淋戰利品。1949年兩軍肉搏相殘,1958年兩岸互轟狂射,「金門」作為一個受氣包、俎上肉,默默地承受這一切,沒有拒絕的權利,只能忍氣吞聲。

 

 

 

然而50年來,在那有「阿兵哥」的日子裡,飽受砲火摧殘下搏命求生的住民,

卻輕易地作起了「兵」的生意來,弔詭地替金門創造了一個繁華富庶的「黃金時代」。

 

 

雖然全島四周布滿了地雷與聳立的碉堡,言論行動遭到層層管制,但家家安居樂業、夜不閉戶,終於告別百年來的赤貧,不再飄盪到南洋異鄉討生活。

 

 

Once Existed (25)

 

 

 

 

Once Existed (15)

 

那段有阿兵哥的日子

 

 

1978年,中共停止對金門砲擊,「兵」開始撤退,從十萬大軍到如今不足五千人,而中國漁船也步步近逼島邊。雖然開放小三通、大陸人觀光自由行,卻因多半過門不入逕至臺灣消費,金門經濟遂全面沒落蕭條,這讓金門人漸漸開始懷念起那段有「兵」的日子。

 

 

政府為了改善經濟,陸續建立多處軍事紀念館、修繕碉堡營區、矗立英武的雕像,並述說「國軍」的光榮偉業,作為吸引觀光客的賣點;

遊客模仿「兵」的動作並與之合影留念,這些「阿兵哥」頓時幻化為快樂的吉祥物

人們耽於「國軍」多年前存在的英勇,但是,這一切都只是回憶與想像。

 

 

 

Once Existed (27)

 

對望廈門的摩天高樓

 

 

中國於1978年改革開放後,對岸廈門島一掃清貧形象,倏地高樓拔地而起,海平線上串列的霓煥華宇時不時地向此岸金門炫耀著。而漂於廈門、金門兩島間的獅嶼,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飄揚於島上、漆於岩壁上,有我們英勇的國軍單薄地孤守著,他們站衛兵、打籃球、吃飯……悠悠度日;漸漸地,這小島變成了一種象徵,一個殘跡,一縷引發記憶的觸媒。

 

 

 

 

前線中的前線「小金門」,目前駐軍大量銳減,曾經人潮熙攘的東林街百店歇業,寥寥可數的幾戶商家老闆默默看著電視,守著這50年來的基業。沒有顧客光臨,只是一種習慣的延宕,懷念那段曾經的「喧囂」,如午後溫煦的殘陽照在壁間。街廓長廊老者沏茶閒話當年,巷弄穿梭的家燕正為築巢而忙。

 

 

Once Existed (19)

 

對岸中國的巨大鄰在,讓孤懸的島鄉能有多少建設與對未來的想像?

 

 

 

談論20多年的大小金門間之「選舉浮橋」終於緩慢的施工著,在「兩岸一家親」的年代,金門成了一個旅人的轉運站與歸客暫歇的處所。

留下的島民們,只能平淡的過著簡單的日子,相互訴說著一段「十萬大軍」的天寶遺事,懷念那些「不在」的「軍魂」。

而紀錄觀點《不在》這部影片,即是對這些曾經戍守金門的軍人靈魂之召喚。

 

 

【不在】導演 黃庭輔
★ 11/16 週四22:00┃紀錄觀點┃公視13頻道
● 網路直播┃https://youtu.be/zjGR32QyTkQ

相關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