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報:《南水北調》耐人尋味的中國河川溯流紀實,百姓淪為中國世紀工程下的犧牲品。
2017.09.27
相關影片
2017.09.27

文: 克萊蒙.吉斯(Clément Ghys)

 

 
紀錄片南水北調的剛開始的幾個片段,讓人沉浸在一片後現代的黃土荒蕪景象之中。導演運用固定鏡頭,白色煙霧飄忽入鏡,人物影像隨後走進這片荒蕪之處。看似不真實的過路人和緩緩前進的混凝土攪拌車,映入觀眾眼簾。法文片名«Sud Eau Nord Déplacer» 是「南水北調」(Nan Shui Bei Diao)的中文直譯,因此對於我們(法語人士)來說意義不太大,但事實上在中文裡

 

 

 

 

「南水北調」明確指出了全世界最浩大的用水調度工程。這項足以令法老王眼紅的巨大工程,

主要是要將中國南方豐富的水資源,輸送到缺水的北方。肇始於毛澤東在1952年所提出的想法,「南水北調工程」於2002年正式展開,預計於2050年完成

 

 

nor7

 

 

 
中國政府這項工程計畫不僅浩大並且為期長遠。一位官員保證已經進行了多次的工程可行性研究,而且這項計畫僅僅只是在水量豐沛的流域中,調度個幾十億立方公尺的水罷了。見到這樣一個貪婪無度的政府所敲案決定的荒唐河流改道工程,導演安托萬‧布特(Antoine Boutet)希望,根據他在新聞資料稿中所述:「我想要逆勢而行–拍攝過程的確是逆流而上;我想要用我的角度呈現事件樣貌。」南水北調是一趟漫長的旅程,沿途紀錄一個宣稱為創造人民福祉的偉大國家,操縱老百姓的畫面。

 

 

 

nor6

nor4

 

 

在安托萬‧布特(敘述三峽大壩的初始稀釋度地區 Zone of initial dilution影片導演)的鏡頭下,工地現場的巨大政治宣傳標語無所遁形,誇口著未來的美好願景。布特經常使用長時間鏡頭拍攝工地現場:正在鑿地鑽孔的鑽機、空蕩的渠道,以及只見起重機蹤影的施工社區。展現出與德籍攝影師湯瑪斯.德曼(Thomas Demand)或是康迪達‧赫弗(Candida Höfer)一般的、屬於攝影師的冷靜旁觀角度。然而,他與另外兩位造型藝術家不同的是,在片中人的角色隨著影片的進展,份量日益增加。

 

 

nor3

 

 

 

 

剛開始的安靜無聲,到後來充滿憤怒民眾的指控斥責聲浪。面對荒誕的南水北調工程,安托萬‧布特利用影片發聲,拍下見證。影片中的話語人聲,來自被迫遷徙的村民、被軟禁在家中和入監服刑數十年的反政府人士、女詩人以及反政府部落客。

 

隨著旅程的腳步,布特的攝影鏡頭越來越增添人味,越來越貼近人群和拍攝對象。繼續逆流前行,南水北調抵達源頭西藏。我們跟著一位騎著輕型摩托車的當地人,聽他訴說這項工程對當地所造成的災難。攝影機在這裡捕捉到了破壞事實和迥異於冷漠工地畫面的人間溫度。在中國地理邊陲,西藏這塊寶貴的土地上,安托萬‧布特拍下了成山遍野的傳統祈禱幡,就像是對中央政府的致命決定與其致命工程的祝禱回應。

 

 

 

★【南水北調】
9/28週四晚間10點┃紀錄觀點┃公視13頻道
● 網路直播┃www.pts.org.tw/ptslive/live/ ┃有+7

 

相關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