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短片11——導演手記《荃蔴河》我仿佛看到了另一個自己
2018.08.31
2018.08.31

文:李永超 導演

 

曾經因罌粟繁榮的小山村
當大家都離開之後,他卻留下了 

 

老宏(本片主角)從荃蔴河村來到密支那市讀書,我們上是的同一所中文學校-育成高級中學,老宏來密支那市租住的地方也就在我家的附近,所以我跟老宏是相識很多年的老朋友了。荃蔴河村是位在緬北山區,一直以來以種罌粟聞名,如今村裡已禁止種植罌粟沒過往繁榮,所以村裡大多數的人都已經搬離了荃蔴河,或者到中國邊境去打工,我決定去看看老宏,想知道老宏為何會繼續留在荃麻河的原因。

 

 

 

 

 

荃蔴河-劇照6

 

 

沒有什麼比取得信任 更難的事了

 

我覺得拍攝《荃蔴河》最大的困難,是要如何取得被攝者的信任,因為有了我的攝影機介入,就會讓我與被攝者之間產生一道距離,我要如何打破這道距離,取得對方的信任是拍攝上最困難的事。

 

 

我要從台灣去到中國的盈江縣,紀錄老宏的生活時,我們中間已有好多年不見,雖然老宏是我的朋友,但我不能馬上就架起攝影機開始拍攝他的生活,因為現在老宏身邊,還有我從未見過面的紅妹(老宏的老婆),如果突然冒昧拍攝會嚇到他們夫妻倆的。所以每天我會去老宏的租屋住處玩,大家彼此之間就單純聊聊天,聊聊趙德胤(本片監製),也聊聊紀錄片到底是什麼之類的…

 

偶而會和老宏一起到附近的路邊攤,點一盤烤粑粑吃,再喝上一小罐啤酒,我才開始慢慢進入拍攝,紀錄他們的生活,我想是我不時出現在他們的生活之中,久而久之,他們的生活也習慣了有我的存在,對攝影機也就不再排斥。

 

 

荃蔴河-劇照5

 

每日爬山5小時到拍攝地
但真正的試煉還在後頭

 

拍攝老宏夫妻倆的生活是相對容易的,也挺順利的,當我跟隨老宏一起回去荃蔴河村時,真正的拍攝困難與尷尬才開始。從老宏的家裡走到山上的牧羊場,我要走路爬山五個小時才能到達牧羊場,但這不算是拍攝上最因難的事,最困難的是如何才能讓,老宏的父母習慣攝影機的存在,我覺得直到拍攝結束,我的攝影機還沒有真正進入到,老宏父母的世界裡去,這一點對影片而言我覺得是有點遺憾的。

 

 

原來拍紀錄片除了吃苦,還要臉皮夠厚

 

另外尷尬的是,我每天住在老宏家對面廢棄的小屋裡,因為荃蔴河村裡沒有旅館,也沒有餐館,我只好每天厚著臉皮去老宏家,一日三餐白吃白渴,夜晚獨自躺在小屋裡的床上,告訴自己拍攝還沒完成之前不能走,也真心覺得拍紀錄片的人,除了要能吃苦,有時還要真的臉皮夠厚才行!

 

 

荃蔴河-劇照4

 

 

 

後來在緬甸拍攝過程中,我還發生了車禍,休養過後,帶著拍攝的素材回台,感謝趙導(監製)在剪接上,給了我非常多實用的建議,也讓影片加入旁白,兩人透過電話來來回回的溝通,我剪了許多版本,最終使整個影片更加的完整。

 

 

 

《荃蔴河》也許就像是如今世界各地的縮影,曾經繁華的地方,也就代表著總有一天會沒落下去,而留下來的人們,要努力去找出屬於自己的出路。看完《荃蔴河》也許會讓你有巨大的無力感,但這就是老宏目前的生活,也是荃蔴河村的現況。

 

 

我不能去改變些什麼,畢竟我是個拍紀錄片的人,把看到的一切用攝影機紀錄下來而已!

 

 

荃蔴河-劇照1

 

 

 

 

拍攝《荃蔴河》對我最大的意義,也讓我仿佛看到了另一個自己,

 

如果我父親沒有搬離荃蔴河村的話,我如今的生活是否就會像老宏一樣?

 

如果是我,我會有勇氣走出去荃蔴河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