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短片11——導演手記《框裡的你》家是每個人終其一生都在學習,也最不需要講道理的地方。
2018.09.10
相關影片
2018.09.10

文:戴嘉宏 導演

 

 

一直以來我拍攝的作品都與我的成長、家庭有關,而選擇以父親的故事為主軸也不是第一次,當然在面對攝影機這件事情,隨著時間拉長,慢慢的在我們父子之間產生變化。在還沒拍攝影片之前,其實老爸對於紀錄片的想像,多半類似新聞影像或行腳節目,所以他多少了解媒體的影響力與紀錄功能,每當攝影機啟動,他便會使盡全力去發表自己的感言、介紹大街小巷的故事。

 

這也許和我一開始並沒有表明清楚拍攝動機有關,所以很多時候我都覺得他像是個行腳節目的主持人。老爸本身相當健談,在影片中為了能夠聚焦在關於「家」的命題,相對的,在剪接上我們省略了很多日常影像,好讓父親能在影片中看起來更為浪漫與坦然。

 

 

 

 

從小一路看著爸爸,我很清楚這是無數年的分離糾結,最後選擇依賴的一套體系,現實生活的老爸遠比影片中的更加平凡。他有他的小生活、小確幸,每到假日他便會自己騎腳踏車到處探險,下班後直衝羽球館,回到家則開始掛著視訊聯絡在台灣的我們。

 

 

即便扛著家庭的重擔,在我心中的老爸更像是一個可愛的「小爸爸」,會撒嬌、會賴皮,也總會適時的在我們窮途末路時,伸出援手。

說真的,老爸能為我們做得很多,但我能給他的卻很少,所以我拿起攝影機拍攝外公、拍攝奶奶,拍攝所有他在乎的「家」。

在還沒有勇氣面對自己之前,軟弱的只剩下攝影機,這大概就是我這些年拍攝家庭電影的寫照吧!

 

 

 

框裡的你3

 
家與父親之間始終有著一個難解的命題,關於回台灣這件事。在多年前,外婆過世之後,我開始意識到了所謂的人總是會離開,同時也讓我燃起了對影像紀錄的強烈動機。如果我可以用我的鏡頭把所有我愛的世界留下,或許可以減輕來不及的一些些遺憾。我與父親相處的時間,相對於一般人來說已經少之又少了,所以更增加了我拿起攝影機的勇氣,即便畏懼、摸不著頭緒,我依舊很清楚這是我唯一能做的。

 

 

《框裡的你》道出了許多對於遊子的描述之外,其實也有很多我們父子間的溝通與坦承,到了現在我也一直在想,如果不是這部紀錄片,我可能這輩子都很難有機會與父親好好的坐下來談,好好審視彼此的每個交會點。

 

 

 

 

 

在開始拍攝之前,關於目前的狀態我並沒有打算去撼動什麼,或著應該說,我想都沒想過,來往兩岸的生活關係是有可能「可以改變」的!

 

 

起初我只打算拍攝一個候鳥家庭心酸的故事,其中包含我的父親、我、與家庭成員的情感流動,但在出發前與監製可尚導演的一頓飯,卻讓我感悟了許多不同的想法。

在他聽了我們的腳本後表明:「如果只是這樣的話太可惜了,應該可以抱著某種任務,或某種想改變什麼的狀態才去創作,或著其實有藏著什麼想改變的事並且期許去探索,不然你不會這麼執著於,拍攝家人這件事。」

 

 

坦白說我當下的感受是震懾住的,從沒想過眼前的這個人只和我吃了不到一小時的飯,就能看透我心裡面藏了十幾年的這個困難,「放下腳本、放下分鏡,素材自然會告訴你答案」,這是前往中國拍攝前可尚導演留下的建議。我只記得夥伴們全部陷入一陣焦慮,而我則是不斷地告訴自己,想拍什麼就先拍什麼,與父親坦白這個最艱難的部分,就隨緣吧!

 

 

 

 

框裡的你2

 

 

一天一天的來到了拍攝尾聲,最後一晚,或許是離別的傷感讓我鼓起了很大的衝動,最終還是開啟了這場時隔多年的父子世紀對談。一路回想起來,從起初的前置到拍攝,這部影片不斷的在改變任務、改變立場,每一次的剪接修改都讓我自己更往心裡撕裂了一層,直到看到最裡面的樣子然後經歷陣痛,最後面對了、接受了自己的樣子,再開始慢慢修補、 裝飾,讓影片暴露到自己接受的程度。拍攝自己始終是最難以捉模的難題,但正是因為拍攝自己才更能找到自己最純粹的樣子。

 

我想無論是我或我的父親,我們都在不斷的成長、學習,因為愛而彼此妥協。

正如片中所說的吧,家是每個人終其一生都在學習,也最不需要講道理的地方。

 

 

相關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