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短片11——導演手記《伏流》潛藏在城市廢墟中的日常生活,心裡的傷淤積在夢的意識裡。
2018.09.26
相關影片
2018.09.26
文/蘇明彥

伏流,原指地面以下的河流。

 

在《伏流》一片中想要指涉的是潛藏在城市廢墟中的日常生活,某種人與人之間流動的隱匿情感,隨著串起的心像和著雨水流入地底,緩緩滲入渠道,長滿青苔,乾涸發臭的血液承載心裡的傷,蔓延整座城市,淤積在夢的意識裡。

 

 

M5_03

 

《伏流》原本是多年前發想的一則關於水的寓言,講述的是發生在城市水圳的故事。最初的構想是欲藉由一位住在吊腳樓沿岸的老榮民,娓娓敘說回憶中的歲月,老榮民所說的不完全是他的記憶,有些內容也是東拼西湊、道聽塗說而來,整個故事就是他與所有的人所共享的集體記憶。《伏流》的雛型大致浮現,同年我也完成畢業製作《日光顯影》,紀錄我獨居的祖母。

 

 

M5_02

 

多年後再看《伏流》的計劃,觸及的已經不單單是城市空間,我在台北生活已久,回過頭去追尋的已經是我與城市交雜的記憶迷霧,變得模糊的曖昧狀態,再次田野調查發現吊腳樓早已拆除多年,老榮民失聯了,水泥封蓋了水圳,台灣大學計劃在校區開挖新的水圳,我的祖母也去世了,彷彿只有這座失憶城市的地下渠道仍以黏滯困頓的精神狀態抵抗著。

 

 

 

於是,《伏流》有了將城市裡東拼西湊、道聽途說的集體記憶內化成身體意識的轉變,試圖讓如此有機的循環被看見與聽見。

 

 

 

《伏流》拍攝的某天,我隨著修紗窗的老伯來到蟾蜍山,尋找他記憶(廢墟)中的女子,但這裡昔日幸福的家屋大多都已經成為廢墟,我們不只是隨著老伯進入廢墟,而且也成為廢墟(記憶)的一部分,甚至比廢墟更早傾倒,這些感受如影,似幻似真。

 

 

另外,《伏流》中有手機拍攝祖母日常生活的家庭電影,也是死亡本身,祖母去世後,我有非常強烈的感受,每每開啟硬碟,招喚起影像的同時就是死亡與復活不斷的輪迴,因此片中有許多死亡及廢墟的意象。

 

M5_06

 

 

《伏流》以黑白影像呈現,主要有兩個考量,其一在拍攝時啟用了多種的拍攝器材,尤其被攝者或物件突然發生某事件,攝影機的開機較慢,往往會錯過拍攝時機,以致於常用手機來補強。

 

 

 

例如在河面上抬頭看見捷運快速通過、在蟾蜍山裡的主角鄰居來訪等等的突發狀況,手機往往起了非常大的幫助,因此在後期為了調和各種攝影機的質感,黑白影像就成為選項之一;又黑白畫面提供了一種冷靜的距離感,如此低迴地訴說讓《伏流》變得更抽象或更具象徵性,且在抽掉顏色後反而淬煉出更多畫面裡的細節,使其敘事更符合影片的氛圍。

 

 

 

M5_07

 

感謝Ryan和派彰找我拍攝觀點短片以及在影像上的交流,這難得的機會使我透過《伏流》再次實踐對短片的想法。最後,藉《伏流》走訪城市各河川流域、蟾蜍山和好蟾蜍工作室,認識了踏實生活在城市中的每一個人,都給予了最大的熱情及無私的分享,這些相處的時光與真切的情感流動無疑是此次拍攝最大的收穫。

 


	
			
相關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