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英國天才車手《分秒必爭》導演筆記:當才能逐漸衰退,是什麼樣的光景。
2019.07.17
相關影片
2019.07.17

文:《分秒必爭》導演 Finlay Pretsell
我這一生都騎自行車,也參加單車賽──這已經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而關於騎車或比賽的感覺,大衛捕捉到一種扣人心弦的視野。透過他,我能夠把這個真實轉化成影像,並且濃縮真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這樣騎車的感受。許多賽車手在自行車界生涯都只有一、兩年;能持續在這個圈子佔有一席之地這麼久,是了不起的成就。

 

 

 

 

我持續追蹤大衛從出道到退休的十九年生涯。他和我都是蘇格蘭人,而且他多年來都是全世界最重大的自行車比賽──環法自行車賽中唯一的英國參賽者,我為了看他騎車,每年在電視前觀賞這項奇特的運動,他也是極少數「做到」的人之一。

 

 

大衛的表現令我印象深刻──他是個奇葩。後來有一天,在一場為單車運動募款的晚餐餐會上,他蹲在我的椅子旁,坦承他多麼熱愛我拍的關於自行車手克雷格‧馬克林(Craig Maclean)的電影《站著開始》(Standing Start)。

 

 

 

後來那幾年,關於落在比賽隊伍後面的感覺的想法一直在我腦中揮之不去──那就是大衛最後幾年的職業生涯所待的位置。這尚未呈現在人們眼前。

 

 

我想探索像大衛這樣的人,當才能逐漸衰退,是什麼樣的光景。

 

Time Trial Composite 122

 

 

不僅如此,騎自行車還是一項高速的運動,這種快速有時很危險,在這麼細的輪胎上快速地騎,而當車手跌下來的時候,身上只有薄薄的萊卡衣服作為保護。這是值得探索的有趣元素,也是這部影片的重點。

 

為了以感官的方式捕捉這種速度和運動,我們費盡力氣,花了幾年的時間研究許多不同的賽事和訓練,來找到確切符合我們的目標的東西。

 

 

我們和文‧溫德斯(Wim Wenders)的器械師合作,組裝了一台特製摩托車,在上面調整裝設了最精巧的車上攝影機以及收音設備,這讓我們具備進入單車世界所需的條件。

 

 

Time_Trial_9(low)

 

 

關於電影,最棒的就是當我開始感覺它在銀幕上展開的樣子、當我有機會體驗某個東西。我投入其中,不由自主地感受這一切,這也是電影發揮神奇力量的時刻。而觀眾的想像使這股魔力極為強大。

 

 

然而,引發我著迷的始終都是人的躁動不定。他無法靜靜坐著,或透過生命的追尋而真正感到滿足。

 

 

 

我想透過存在於正在比賽的大衛的內心和體內,來加以探索。
如果我說拍這部片很輕鬆,我就是在說謊──在過去大約五年裡,我深深沉浸在錯綜複雜、偏執的職業單車運動的高壓世界。我當時就在自己向來夢想要待的地方──恰恰就在一場單車比賽的核心,拍攝關於一個我很景仰的人的電影。

 

 

單車運動對我充滿誘惑力。但是我從未預期到拍攝它、捕捉並創造出某種真正獨特的東西是如此艱困。穿過大衛自我保護的盾牌的過程,也困難重重。

 

 

223a
儘管如此,這些挑戰促使我和大衛更密切合作,強化了我們的深層關係,而且挑戰了我對這項運動的看法,造就出一個說起來更能引起廣泛興趣的故事。我也不覺得有影片足以帶領觀眾看到我所看到的──我指的不是我感受到的熱情,而是置身在一批加速行駛的單車手之間的那種刺激和興奮。

 

 

我的電影不只是講自行車賽是這個運動,而是關於整個生命的追尋。

 

大衛米勒與導演(右) 的合照

大衛米勒與導演(右)的合照

 

 

 

我想帶著觀眾進入一個他們未曾到過的奇特世界,而那些影像很熟悉、夢幻而且發自內心深處。

 

我並不想捕捉大衛人生的現實面,而是想創造一種真實,和大衛一起鋪陳某些時刻,透過實驗攝影技巧來反映他的觀點。

 

 

TTRIAL_Poster_web
他的職業生涯如今已經終止,媒體也不再關注他。但我仍繼續將鏡頭對著他,來探索某種抽象的「後生活」(after-life),而不論我們是不是運動員,都會有所共鳴。

 

我的影片是關於獻身於自己的天職,也關於再也不能發揮特有的才能──這部片帶著觀眾深入一個不知不覺衰退的運動選手的功績。

這部影片也關於美──這是一項極度富於美感的活動,透過電影而完美展現。

 

 

 

 

【分秒必爭】 7/18週四22:00┃紀錄觀點┃公視13頻道
●網路直播┃https://youtu.be/_isseGKrquc

相關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