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失去了珍貴的他們───兩個導演死亡之後 《大象男孩》導演海外拍攝不幸過世
2019.07.04
相關影片
2019.07.04
導演遺屬和友人們,大聲疾呼:「不公的製作合約,有改善之必要 !」
 

朴煥成導演原本與韓國教育放送EBS簽訂紀錄節目《野獸與方舟》製作合約,但因製作費不足的關係,他在EBS內部其他工作人員的建議下,申請了韓國電波振興協會(RAPA)的製作補助,最後成功獲得1億2000萬韓元補助款。

 

孰料,EBS一得知導演申請到國家補助款,竟立刻主張導演違反合約要導演將1億2000萬韓元中的40%讓給EBS,並且要求導演將與RAPA間的契約書加上「著作權將讓渡給EBS」的字句,但其實RAPA的合約是無法修正的。之後EBS就開始惡意要求導演,繳交各種核銷憑證以及各種著作權同意書,導演擔心這些行政作業,會拖延到影片進度,竟然只能選擇放棄RAPA的補助款。

 

 

一直到導演出國前,都在與EBS進行合約的糾紛調解。

 

 

導演獨自戰鬥…對抗著不平等的製作合約

 

 

不過他在工作時遭遇的困難,卻不習慣主動跟家人傾訴,因為他怕會讓家人擔心。而另一位同行的金光日(音譯)導演是一位想透過自己作品改變世界的人,溫柔多情的他,即使是在海外拍攝的日子,仍每天至少向家人報一次平安,讓他們放心。

 

 

朴煥成和金光日導演,為了拍攝EBS的《野獸與方舟》前往南非,卻在返回住處的路上遭遇了車禍,魂斷異鄉。

 

 

韓國獨立節目製作導演協會(現任會長 宋圭學)為了兩位導演組成葬儀委員會,並且在掌握到整體事件的原委後,準備因應訴訟,與遺屬、EBS相關人員組成了代表團,為了將遺體好好地帶回祖國,出發前往南非。出發前,於仁川機場進行了兩位導演的追思儀式。

 

 

CBS Nocutnews於機場追思儀式訪問了導演的遺屬和友人

 

 

導演帝帝

前往南非的遺屬代表──已故朴煥成導演胞弟朴景準。(金首庭記者)

 

 

 

已故朴煥成導演的弟弟朴景準,在事故發生5天後,才聽聞哥哥的死訊。

 

他接到來自韓國領事館職員的電話時,腦海裡只想著「這電話沒打錯吧?」

記者問: 哥哥出國前是否有向家屬說過什麼特別的話呢?

 

「哥哥生前對工作辛苦的部分都不表達,因為他怕家人擔心。」

「最近的事情(與EBS的糾紛),我也是透過社群媒體跟新聞報導才知道的。」

「哥哥認為獨立導演們的權益,該獲得公平的保障。他所追求的東西,應該要延續下去。」

 

 

 

象4

朴導演與大象男孩的克里斯

 

 

 

朴導演,靠著自身的力量取得了一筆創作補助金,但卻被電視台以 「間接費」的名目要求補償。竟因為導演突如其來的死亡,才讓這個問題浮出台面,讓許多人陷入悲傷中。

 

朴導演的弟弟表示「為了哥哥與已故的金光日導演能好好地歸來,有許多人提供了精神與物質上的幫忙,我想藉由這個機會向他們表示感謝。」

不久前,韓國獨立節目製作導演協會,為了籌備接回兩位導演的經費,設置了募款帳號。在募款短短30小時,就募得了超過5千萬韓元的善款。 

 

 

 

 

15年交情的工作夥伴 海外協調人──甘比爾

 

甘比爾的店鋪與朴導演的工作室就在隔壁,兩人的關係就像家人一樣親密。朴導演原本計畫在拍攝完《野獸與方舟》後,要與甘比爾一同出國拍攝新作品。他們已經合作過3次,剩下的部分打算到尼泊爾進行拍攝。直到出事的前一天,他們都還有使用通訊軟體通話,討論未來要一起進行的工作內容。在追思會當下,甘比爾回憶起這些,濕紅了眼眶。

 

甘比爾回憶:「已故朴導演在工作的時候,是個對錯分明,不會婉轉表達的人,但他心地相當善良,且是個非常樂意幫助別人的人。」

 

甘比爾也提到,朴導演曾資助海外一名兒童超過5年。多虧他的善舉,這名孩童才能轉到較好,且能學習英語的學校。 

 

甘比爾說「去尼泊爾的時候也是因為製作費的關係,問導演「駕駛不能由我們(製作團隊)自己來嗎?」結果因為道路狀況實在很不好,導演堅持不讓我們自己開車。這次卻發生這樣的意外,實在既心痛又遺憾。」

 

 

 

「該是嘗試改變電視台局面的時候了」

 

 

這天,遺屬代表團的金光日導演太太A小姐,並未參加追思會。她僅在丈夫的臉書上,上傳她與先生最後的通訊軟體對話,並寫上短短的字句透露心境。根據通訊軟體的對話內容,金導演處在穿著厚外套睡覺也很冷的壞天氣裡,且網路跟充電都很不順。因為移動的地方很多,所以要一直開車的擔憂也出現在對話裡。

 

 

金導演

已故金光日導演 (照片=韓國獨立節目製作導演協會)

 

 

「我想要改變世界,我想透過我的作品讓人們改變,只要是能讓世界變得更正面的事,我都願意做!我會成為一道光芒的。」─── 金日光導演

 

 

A小姐說:「真的是比任何人都還帶著自信與熱情工作的金光日導演!!在險惡的影視環境下,想改變錯誤的慣例,這樣不斷努力的他離開了。」

 

 

她表示「才三十八歲的青春年華,他卻從這個世界離開了。但現在他所盼望,改變電視界局面的機會來了。對我們來說是無比遺憾的消息,另一方面也是他費盡心力,堅持而來的東西,希望能夠替他實現他所期望的事情。」

 

 

 

 「失去珍貴的導演們 這是體制上不平等所導致的悲劇」

 

 

隸屬國會未來創造科學放送通信委員會的正義黨,秋惠善國會議員表示:「在出發拍攝《野獸與方舟》前,朴導演曾拜訪了我的議員室,那時候沒能好好叮囑他,不要太勉強拍攝,我覺得很遺憾。」

 

 

秋議員說:「朴導演曾說他辛苦爭取到的補助款被電視台拿走太多,讓他只能用身體來補齊不足,這樣的體制和不平等的合約,讓他在拍攝製作時陷入危險。不只是經費問題,節目內容的質量、製作團隊的安全也都直接相關,這種體制需要改變。」

 

 

在放送通信委員會,結束人事聽證會的晚上,得知死訊的秋議員說明,委員會繼任人李孝誠,想改變獨立製作導演們險惡環境的意志相當強烈。

 

 

議員表示「雖然有in-house(隸屬電視台)的節目製作導演們,但危險的拍攝現場,大部分都是由獨立製作導演挑起重擔,尤其是在充滿不確定性的環境。

 

 

 

她表示「自然紀錄片的專業導演並不多,我們失去了非常寶貴又很優秀的導演。現在活著的人該做些什麼呢?不讓這種悲劇再發生,固然是最重要的,但發生了該如何應對?做出好的先例是非常重要的。同時希望EBS能做出最大的努力來回應。

 

 

 

 

記者會

 

 

韓國節目製作導演聯合會會長吳啟憲強調「這次的事情,我認為不僅僅是EBS與獨立製作導演的問題,而是全體電視台與獨立製作者間的問題。是體制上的甲方與獨立工作者的不平等關係,所造成的不幸事態。」

 

 

吳會長:「在先進國家,身為自由工作者的獨立導演們,並不認為自己是乙方,或覺得自己較弱勢。反而認為有能力出來製作自己的作品,與電視台是對等交易的關係。最近獨立導演們與海外市場的往來交易逐漸增加,都說比起韓國國內,與海外往來還獲得明顯更好的待遇。但在韓國,只會計較製作人是隸屬於哪間公司而已。」 

 

 

他接著說道「聯合會將與獨立節目製作導演協會、秋惠善議員室同仁等一起改善節目製作環境不合理的地方。我們預計設立獨立導演,不當待遇的申訴管道,並將收集到的案例,轉交告知電視台勸導改善。」

 

 

eb8

 

 

 

相關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