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政治宣傳偽裝成真相的網路空間,驅動「鈴鐺貓」前進的理由是什麼?—導演訪談
2021.09.27
2021.09.27

《鈴鐺貓:追尋真相的鍵盤柯南》追蹤公民調查記者群體「鈴鐺貓」具有革命意義的興起。他們由一群線上研究者所組成,致力破解被重重迷霧包圍的新聞事件,披露背後的真相——從MH17馬航空難、敘利亞內戰,到詭譎的英國俄羅斯間諜毒殺案件。「鈴鐺貓」實際的領導者艾略特與他追尋真相的團隊,從他位於萊斯特的家中,迫使眾多報社、各家通訊網與各個政府組織面臨考驗。
 
「鈴鐺貓」運用最先進的數位科技與群眾外包(crowdsourcing)的方式,創造出比傳統新聞調查更快速、更創新的手法。「鈴鐺貓」在德國、荷蘭、芬蘭與美國的成員,首度接受紀錄片工作者漢斯・普爾(Hans Pool)的獨家採訪,讓他得以一路追隨這個群體,探究「鈴鐺貓」開源調查方法所展現出來的力量。
 
透過鏡頭記錄下他們的當前調查,檢視「鈴鐺貓」的影響力,包括他們先前高姿態提出的衝突事件調查報告。在「鈴鐺貓」成立的三年內,就已經產出了相當可觀的爆炸性新聞,同時也獲得「先驅新聞」(trailblazing journalism)的名聲。
 
「鈴鐺貓」的努力,讓國際刑事法庭史上第一次,只依靠社群媒體上的證據,便發布了逮捕令。去年,荷蘭成員克里斯提安・特里伯特,以他針對土耳其失敗政變的報導,榮獲歐洲新聞獎的創新獎。
 
在政治宣傳偽裝成真相的網路空間,驅動「鈴鐺貓」前進的理由是什麼?儘管被一些評論者稱為自己出資的「沙發研究員」雜牌軍,在這個政府日漸失去可信度,傳統報紙在中立性與觸達性也面臨衰退的時代,「鈴鐺貓」如何有能力迫使世界強權的領袖,站上國際法庭,為他們所犯下的罪行負起責任?政府、科技與社群媒體正經歷著一場世紀典範轉移,我們的世界已經改變,他們的成功又說明了什麼?
 

 

導演訪談

 
Q:為什麼想拍這部紀錄片?是什麼讓你覺得這是個你應該講述的故事?
 
A:最初的起點是我讀到一篇文章,談論「鈴鐺貓」荷蘭成員丹尼爾・羅梅恩(Daniel Romein)發表在荷蘭早報《人民報》(Volkskrant)的調查發現。我好奇一個公民怎麼有可能自己一個人做到這麼多事情。這是我第一次開始思考拍一部關於這個主題的影片。
 
起初我以為這部片的主題,應該會是MH17空難事件的研究。但在我跟「鈴噹貓」的成員交談之後,我發現這個線上聯盟所做的研究,遠比MH17多太多了。從敘利亞到斯克里帕毒殺案,幾乎你所想得到的主題,「鈴鐺貓」都有涉獵。近年來,政府日漸失去可信度,要讓真相水落石出變得似乎越來越難,但這些人從不放棄揭發真相,並且有能力提出確鑿證據。

 
此外,我也對於網路的發展很感興趣,包括網路在我們社會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我們與其互動的方式。如今,你不需要成為一名記者,也能夠進行自己的研究。你唯一需要的東西,是一台電腦與網路連線。我成長在一個沒有網路的時代,但「鈴鐺貓」的開源調查方法學激起我的好奇心。

 

 
 
Q:乍看之下,公民新聞學與開源研究未必適合以影像媒介來表現。讓你決定將這個主題帶到螢光幕前的理由是什麼?你又是如何以視覺來呈現這個主題的?
 
這部片處理的主題很吸引人:每個公民,延伸出去也就是每個觀影的人,都能夠插手全球舉足輕重的重大事件。不過,這部片的主要對象乍看並不太有視覺效果——六個無聊的爸爸與他們的電腦。我該如何呈現這個主題,轉化成能夠觸動觀影者的故事?我花了很大心血想要解決這個問題。連我的同事們也都很好奇,我要怎樣呈現這個部分,讓它成為在大螢幕上值得觀賞的畫面。要讓這個主題視覺化,的確是個很困難的任務。

從一開始我就知道,我想要避免「然後……然後……」這樣的敘事方式。在這部片裡頭,我想要讓觀眾跟我一起,讓他們也成為「鈴鐺貓」探索真相的旅程的參與者之一,讓這些案件慢慢在鏡頭前展現出來。

 
你要知道,「鈴鐺貓」的方法學其實需要耗掉許多時間,有時候他們所做的研究甚至可能會走入死胡同。在現實情況下,他們對一個案件的研究,可能會需要相當可觀的時間,我試著減少這些案件研究的內容,轉化成一個三分鐘左右、引人入勝的敘述句。
 
而且,別忘了,在紀錄片裡頭,我也訪談了傑伊・羅森與克萊兒・沃德爾這些學者,他們都正在撰寫「鈴鐺貓」相關的學術分析。這部片是關於我們現在所處的世界,而不只是五個怪叔叔,坐在他們的電腦前面。

 

 

Q:根據你這部紀錄片所進行的研究,你認為公民新聞將會取代傳統新聞學嗎?

 

科技給予一般人權力,同時也造就了新聞學的轉型。這並非最近才有的現象。這些年來,每個人都有機會拍出得獎照片,因為每個人手機裡頭都有攝影功能。這也導致了更多的攝影師失業。事實上,我們也可以在調查報導這一塊看到相類似的典範轉移。要為研究找到經費變得越來越不容易,尤其如果是相當耗時,而且可能最後無法得到任何調查結果的事件,就更加困難了。

 

「鈴鐺貓」的公民記者們進行他們自己的調查,有時候徹夜不睡。對一個記者來說,要花費如此多時間在一個事件上,最後還有可能會不了了之,是完全無利可圖的事情。
不過,我不認為傳統新聞學會被公民新聞學所取代。在紀錄片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趨勢,新聞媒體與「鈴鐺貓」並存,共同合作。本片的主角之一,克里斯提安・特里伯特,現在正為紐約時報工作。
 

 

Q:研究過程如何改變了你對於「鈴鐺貓」與開源調查的想法?你認為「鈴鐺貓」會是推動未來的正面力量嗎?
 
 

我非常的敬佩「鈴鐺貓」的成員們。當我回到家,我只想聽一些音樂、來一點小酒,但絕對沒興趣進行研究調查。我非常尊敬這些致力揭露全球新聞事件真相的這些人。。

 
 
 
【導演漢斯・普爾簡歷】
漢斯・普爾(荷蘭籍,1962年出生),將新聞手法結合知性探索的深度,是獲獎無數的導演與電影攝影師。他擅長處理那些難以用一般大眾所熟悉的電影語言來表現的題材。之前的影視作品包括:《普丁的奧林匹克夢》、《尋找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