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ic Lipitor Goes On Sale This Week Cialis Dose Post Cycle Utilizzo Sale Nero Di Cipro Order Cheap Cymbalta Proscar Mail Order
台大歷史系羅士傑教授:六四卅年了,為何無感?
2019.05.27
相關影片
2019.05.27

文:羅士傑 (國立臺灣大學歷史系 副教授)

 

五四百年後,很快地,六四也要滿卅年了。前幾天我去超市買菜,看到一對看似兄妹的國中生也在逛超市,一路嘰嘰喳喳地討論要買什麼回家當明天的早餐。走回家的路上,我也才想起1989 年的時候,我也是一個準備考高中的國中生。那時擔心的事情,除了等一下或明天早上要吃什麼?快到的高中聯考怎麼辦外?當時我還非常關注從四月中起發生在天安門的學生運動。

 

一晃眼卅年過去了,已經是一個中年人的我忍不住在想:若說我們這一代因為經歷過六四,從而對六四有記憶、有理解。

那對新一世代那兩個兄妹的人而言,六四對他們又可以是什麼?他們心目中的六四又會是怎要一回事呢?

當然是可以繼續傳達那是一場被血腥鎮壓的「民主運動」的經典解釋,還是也可以更仔細地去思索當下不同世代的我們其實又可以從對這一歷史事件中學到什麼?並可以思索哪一些重要的問題?

 

後來有機會遇到許多來自中國的朋友,我也會好奇,不同世代的知識分子對六四有何看法?也曾經有的親歷者的或辛辣或辛酸的第一手經驗分享,但更常遇到的是因為政府的查禁而對六四茫然的新生代,他們往往是要透過查詢才會知道事件始末。

 

 

y

 

 

作為一個歷史學家,從開始教書後,每一年我都會講到六四。講完了始末,每一年我都會引用到劉曉波(1955-2017)當年對八九民運所提出的這一連串的問題:

 

 

劉曉波問道: 為什麼以大學生和知識菁英為主的「八九」運動,當慘案發生時,死的都是普通人,被判重刑的也大多是普通人?

為什麼付出最大生命代價的沒沒無聞的人們,無權講述歷史,而那些作為倖存者的菁英們卻有權喋喋不休?

為什麼在六四之後,這些普通人的血還要被用來滋養大大小小的投機者,供一些無恥之徒角逐于所謂民運的名利場?

 

 

 

回家看到尚在襁褓中的小孩,我也在想:會有一天,小孩看到了電視上那些白髮蒼蒼的老人在講六四,他應該也會問我是怎樣一回事吧?然後我又可以怎樣跟他解釋呢?他會不會聽完問說:喔!原來那是這樣久的事情了,那件事情跟我這一世代的人又有怎樣的關係呢?我們為何會需要知道他們所講的那些呢?

 

 

y3

 

 

 

當然我們可以強調既有的被儀式性地去解釋說:那是反民主打擊人權的表現。作為一個歷史學家,也許我也可以把當時的照片或甚至是 youtube 上的影片放給他看,然後我可能會跟他說:六四是一場被鎮壓的民主運動,不光是民主與人權被鎮壓了,其實有一代人的對擁有自由跟尊嚴的生活的追求也被一起鎮壓下去了,然後大家一起下決心說:發大財才是硬道理!

 

 

弔詭的是,一場血腥鎮壓其實也將對民主與人權的多元追求,導向了追求經濟發展後,經過了卅年,中國已經成了今日世界最大的經濟體之一,乃至於George Orwell 在小說1984中的國家監控人民的預言也已成真。

 

 

但此間最真實的問題是:為何大家對六四逐漸無感呢?

 

是因為被中國強調經濟成長所取得的成就所迷惑所掩蓋。還是也因為這些仍然喋喋不休的菁英造成的「炫耀不幸」的同溫層效應,並無法抵消時間對人性的考驗,從讓真正需要被注意被平反的人,根本都還沒有被注意到,而因此導致大家的無感呢?

 

 

░░░【六四30年】░░░ 紀錄觀點  主題之夜

▎《抵抗北京的男人:劉曉波》立即上公視+線上看
https://reurl.cc/mA1Ll (期限至6/6)
▎【黃雀行動】
http://bit.ly/2YWCzud (期限至6/7)
▎《并:控制》
http://bit.ly/2LJ2svS

 

相關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