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裡的殘酷,有時不是你的聰明智慧可以理解的。《翡翠之城》趙德胤導演講堂 (下 )
2016.11.30
相關影片
2016.11.30

Q:音樂有小孩念經文

 

A:小孩念經文是配樂林強跟我討論,我們覺得可以把緬甸的一些沒有人用過的古老的樂器或者是經文把它變成環境的一部分。

 

因為在緬甸,你在任何一個城市,不管是半夜還是早上,都會聽到經文,有和尚在念經,因為寺廟做早課或是每個季節不同的祈福法會。因為寺廟宗教是跟一般人民的社群融合在一起,所以你時常會聽到這個,即便在玉礦也是這樣。所以我們就討論能不能把這些東西變成環境的一部分,我們不說這是配樂,會說這是環境的一部分,但是是去緬甸收那些聲音,去我們家鄉的寺廟去請小僧侶來念這些經文,再把它變成配樂。

 

 

15179189_1789908224611285_8399527911004083259_n

榮獲第53屆金馬獎最佳電影配樂 林強   圖出自趙德胤導演臉書

 

Q:不諒解哥哥的心路歷程?

 

A:我們緬甸的華人還是比較傳統,其實就是通常家裡的長子長女需要肩負改善家庭的責任。可是我小時候不知道我大哥在做什麼,因為玉礦對我們來說就時常會聽到有人在那邊發財了,有人挖到玉寄錢回家,很多人是這樣子。特別華人。

 

 

所以對窮困的家庭說,你有一個人在外面做事情,不管那個人做什麼,你會一直期望他能發。然後很多人謠傳說:你哥挖到玉了,很有錢,我父母就不諒解他,認為為什麼有錢不寄回家,長久十幾年下來,當然我就會不諒解,覺得大哥有錢不幫忙家裡。這種是跟台灣不太一樣,台灣的子女跟原生家庭的經濟可能不會牽扯在一起,但在緬甸相對來說是比較傳統,你個人跟家族的命運是綁在一起的。就像我現在,我的姪子姪女我哥哥的經濟都需要我的支持,所以相對的小時候一直在期盼父親、哥哥來改變家庭的命運,但是沒有發生,然後你還一直寫信都失聯,可是其他人都說我哥在玉礦發了大財,可是他賭博又吸毒。所以我父母決定去礦場找他,決定怎麼樣都要拿到一些錢回來,不要讓兒子亂花,但去到那邊才發現根本沒有,兒子已經意志消沈很痛苦的不敢面對家庭。

 

時間是這樣的,我來台灣後再回緬甸見到他時他已經在監獄了,中途我們都沒有見面,我離開緬甸的時候他不在家,他也是失聯。

 

city-of-jade-3

《翡翠之城》劇照

 

Q:你原本計劃直接去面對你哥哥,但影片沒有?

 

A:其實一剛開始是我比較想正面的聊天或質問他,但是他一直在回避或是沒有正面的面對鏡頭。就是當我拿攝影機出來,我哥哥就不願意講了,所以最後就是算了,沒有把拍他當成是拍電影的主軸。你們看到的很多畫面都是我生病的時候半夜睡不好,就把攝影機拿出來,就用躺著的姿勢拍我哥哥。

 

 

其實拍電影並非一般想像說充滿了很多設計跟技巧,特別是我們,都是靠本能的直覺的在某個時刻你突然打開攝影機去記錄值得記錄的時刻,大概是很本能的反應。從結果來說,或許這種本能的反應是比較好,比較自然比較真實。非本能的反應,你去設計或是正面去拍攝,他反而會回避或說謊。

 

 

 

Q:翁珊蘇姬的政治運動對你們家帶來的影響好像是負面的?之後還想拍什麼主題

 

 

A:其實翁珊蘇姬是一個很大的事情,很多個家庭都在那場革命的變動下受到了波及。但她的立意當然是好的,人民上街頭要推翻專制,只是說我們在那個潮流下受到了波及,對小家庭來說那個波及當然就會改變你的命運。

接下來還是很多計劃,不過我是拍了紀錄片以後才發現我自己還滿享受拍紀錄片,而且感覺好像拍紀錄片也有點天份。其實我對拍電影都沒有自信,一直拍到這一兩年發現好像拍電影是一個我做過一些行業裡面比較在行一點的(李安也說過一樣的話)所以現在就有很多想法。還是保持這種很小的團隊,去一個偏遠的地方,那個地方有可能是台灣我沒去過的,也可能是緬甸,也可能是某個地方,家鄉緬甸是一直很想拍。用很小的團隊的限制下去待久一點去拍,不知道拍什麼。

第二個是有些明確的計劃,現在也在進行,就是可能會拍台灣。但是是台灣的歷史還是當代不確定,但是那個計劃應該是一個確定會拍的。

 

 

midi.dr

趙德胤導演 工作照

 

 

Q:您認為人生存的目的是?

 

A:這問題太嚴肅到我自己不知道怎麼回答。我還是在摸索,到現在34 歲,我沒有思考過我人生的夢想、目的是什麼。我不是從小就有導演夢或是藝術的夢,因為我從小到大的教育跟生活,不容許你去想你未來的夢想。只有在作文中填鴨式的寫的,不是真心話。真心話是,希望全世界翻轉一遍,就會改變。

 

 

現在的夢想沒那麼具體,只要有電影可以拍,健健康康。

 

人生並非用目的兩個字可以限制,真正的目的可能有幾萬個。例如我拍完電影後我發現,電影是一個很表面的工具,但人生太複雜了,一個人他有善良有暴力有欲望,這些東西不是電影可以表達的,所以如果我去講一個人生的目的,那真的不知道因為我覺得表達不了。

 

 

但具體的我的認知,其實日常的東西就是在進行目的。比如現階段我的目的就是把電影宣傳好,讓緬甸的親人經濟上有一點依靠,姪子姪女有好的教育。這些是很現實的,很多人說你是藝術家,你有崇高的夢想,沒有我都想得很簡單。但是可能做出來的東西,有些時候看起來很哲學、很脫離人間,但是其實它的結果是非常現實的,非常功能性的,我有工作人員要薪水,有餘力還要回緬甸去認養兒童,那些東西是非常實際推動你在工作,但是不是說電影是個夢想,人生是個哲學,根本沒時間思考。所以像我哥,他很時常跟我辯論,他說我說他挖玉礦沒有希望,可是我們的電影也沒有希望,我要舉例給他聽說我們電影是有希望的,我是靠電影在存活。人太複雜了,我們只能活在當下去推動每一個細節,把每一件事情都做好。這是我一直以來的信仰。有些人會說你這樣壓力很大,因為不可能把一萬件事情做好。

 

 

如果人生有什麼目的,我希望可以在某個地方帶著三、四個人一直拍片,

拍了不用放映,剪一剪放著,等一百年後有人挖到也好,挖不到就算了。

 

 

但是最後你發現他沒那麼簡單,很多人給了你稱讚,讓你想了很多,有些人來加入,他們的生活也依附在你身上。複雜但也簡單,做電影跟我以前做工地做餐廳都一樣,就是你每天去到這個地方做這些事情,根本沒有時間停下來思考未來三年要幹嘛,只會思考這個禮拜有什麼東西要完成。

 

再見瓦城

《再見瓦城》劇照

 

 

Q:你的再見瓦城將要在緬甸,播放你希望用電影改變什麼?

 

A:我不敢想什麼改變,只覺得近鄉情卻。而且那個作品保守的人看待,可能會覺得我在講國家的壞話,因為我講了六千萬人一半的人的生活現狀,但是對某些人來說電影可能是美美的開心的浪漫的。所以擔心我的親友看完會不會跟我斷交啊,說我都在講他們壞話。

 

但是我沒有時間跟一百萬人解釋,所以是擔心的。但是電影能夠被放映室大事情,我認為再見瓦城是誠懇地去表達東南亞國家發展中的現況,對一個保守的國家來說其實不容易被公開播映,這次通過審核被播放,我覺得是緬甸電影界或文化界的大事情,至少這半世紀以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所以我覺得至少這一點是非常好的。

 

city-of-jade-6

《翡翠之城》劇照

 

 

Q:旁白的心路歷程

 

A:這一部百分之九十的旁白都是拍攝當下寫的日記。我有寫日記的習慣。其實我們的家族史很複雜,從南京到雲南到緬甸,這些種種的東西在我拍攝的時候一直進來,翡翠城我全家都去過,所以我寫了很多東西。在剪接的時候我用這個寫成了旁白。

不過片尾那段話是來自「地下室手記」

 

 

主要是在拍攝的當下我看到很多人他們白天有的正面有的痛苦有的憂鬱,有些很年輕十五六歲而已。他們一挖到玉就會去使用毒品,有一兩個我去阻止他們勸導他們,但是也沒用。你看到他們吸毒後的狀態,會說一些沒有道理的話,會說:你就是不吸才得瘧疾。被這樣嗆過後,

 

我體悟到,被教育下的理性只是人的其中一個部分,你沒有被教育或教育後也改變不了你的非理性,不然世界上不會有犯罪,所以毒品可能是我們認為的非理性,但是搞不好是人類極大的理性需求。

 

 

包括我哥哥的朋友,他們一直在夢幻破滅的泥沼裡面在沈淪在攪和,但是搞不搞那是他們的理性生活,他們在那種狀態很愉悅。你看到我哥看到玉比我們想到一個多好的劇本還興奮,但同時他會猶豫會反省,所以最後他就不會去講他,他是更聰明的,如果你一講他他還要辯證,他會瘋掉。

 

聰明的人、很有智慧的人、很懂的辯證的人千萬不能在殘酷的現實裡面生存,你會瘋掉。就像你是超級聰明、超級會解析道理,你去某個公務體系上班你會瘋掉。有時候世界裡面的殘酷,不是你的聰明你的智慧可以去理解的。所以只有什麼人可以辯證道理,哲學家,閑著沒事幹。或者你去信奉一個宗教,你可以在裡面辯證道理,因為你沒有面對真正的殘酷,或者那個殘酷先擺在一邊,去辯證道理。

 

所以拍這部片我想到很多這些東西,給我人生最後的改變就只有一點:人真的是要身心健全的活下去,不要想太多。不過有時候也矛盾的鞭策一下自己不要太安逸了。

 

 

working-photo-%e5%b7%a5%e4%bd%9c%e7%85%a7

《挖玉石的人》工作照

 

 

Q:你認為自己是緬甸導演還是台灣導演?

 

A:我覺得我是台灣導演,在緬甸也是叫我台灣導演。我是不介意,我在台灣待 17 年。在緬甸待16年。

沒有拍過台灣的故事是因為迫切性沒有那麼強,我的家鄉的故事,我不拍可能就沒有人拍了。我敢用這樣強悍與野蠻的方式拍片,我覺得是緬甸給我的。但我一直感謝台灣是我沒來台灣拍不成電影,這些很自由的風氣讓我很容易取得文化上的滿足,但是我的個性是在緬甸養成,我用在台灣學習到的知識去拍攝電影,進入電影。

 

 

 

Q:哥哥有沒有期待自己被拍成什麼樣子

A:我哥他看完就說,怎麼把我拍得像黑道。

 

岸上完槁70*100公分

 

 

 

 

 

 

趙德胤導演【翡翠二部曲】——
▎翡翠之城City of Jade
▎挖玉石的人Jade Miners
11/25起光點華山獨家獻映
 

相關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