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lis 50 Milligrams Order Requip Online Volume Pills For Anxiety Where Can I Buy Ashwagandha Cialis Online Discreet
《移山》導演專訪:「大自然無論如何都會度過難關。當我們討論世界的盡頭,其實是人類的盡頭。」
2020.03.09
相關影片
2020.03.09

根據「人類世」的概念,人類已經更勝於大自然,成為影響地球環境的主要因素,這正是促使導演尼可勞斯蒂·葛霍特去就近觀察地球的地殼,檢視我們在無止盡的進步需求中,對地球地表和地底所造成的傷害。

 

 

Q:本片以「Earth地球」為片名開啟了廣泛的聯結 (移山英文片名為Earth)。您為什麼會專注在地球的地質方面?

 

如果我們將地球看作是生物體,那麼地球的外殼–它的皮膚,就是它最脆弱的器官。

我想要貼近觀察,我們對地球所造成的傷害。去呈現這些地方和行為,去激發聯想,以及去引發省思,這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

 

如果你去參觀這些巨大的礦場和工地,會有很沉重的第一印象,會對於我們人類在如此短暫的時間中,對於地球表面所造成的改變程度,相當難以理解。而且重點是這件事我們所有人都有責任,因為要維持目前的生活方式,地殼上的這些「傷疤」,是避免不了的。

 

我的拍攝目的,完全不在於要和在這些地方工作的人對質,並且去指責他們,如果要負任何責任的話,他們要負的是最少的。我認為讓觀眾看到他們極不容易觸及到的地方,這是電影的職責。

 

 

Earth_8

 

Q:儘管有現代極為先進的機器設備,您會有種您面對的是一個非常古老的人類活動的感覺嗎?

 

這是一種極端古老,同時又平凡至極的奇妙混合。

你真的只有往後退,把距離拉開才能拍攝它們的規模。我不相信每天操縱著巨大的挖掘機器,移動著土地的這些人,對於他們所參與其中的活動的規模有所領悟。你看見的只是你自己的作業場所,你自己的機器,你自己的工作。

 

但是儘管如此,這些人對於他們的工作內容的確是有所深思的,在很大的程度上他們是如此的,這讓我感到很驚訝但同時也覺得放心。我們每到一個地方拍攝,就會遇到人們對於他們自己的工作的看法,所以我們整體社會的行為是極為關鍵的。

 

 

mm1

A364_C002_0101TY

 

 

Q:您將本片建構為七個章節:一開始您著眼於人類活動對地球景觀的巨大影響,您讓觀眾看見隨著時間被遷移改變,令人痛心的不同土地樣貌。而在最後,您將重點放地球和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都將會面臨的日益嚴重的後果。您選擇拍攝地點的標準是什麼?

 

我們最初的起點是一份英國研究,這份研究企圖用統計數據來識別各種形式的土地遷移。我們研究了其中的一些實例,去了解它們的代表性如何。其中有許多地方的規模很小,不適合用於拍攝電影。


所以我們首要的決定標準之一,就是活動地點的規模。
然後我們去參觀了各種地貌類型的可能拍攝地點,來確保我們的涉獵範疇的周全性。基本上我們感興趣的地點,是那些因為各種不同原因,導致當地地貌產生了廣大、劇烈變化的地方。另一個決策依據是電影拍攝的實際執行面。

 

你別忘了,過去這幾年來,企業方面祭出越來越多的限制,現在很難得到拍攝許可。對我們而言,銅礦地點在西班牙或是南非,並沒有太大的關係。重點是在於找到一個大規模的礦場,而且經營礦產的公司可以理解我們想要拍的電影,相信我們,允許我們進去拍攝,並且不會干擾我們的工作。當然,視覺效果也是一個重要的考量。畢竟,我們是在拍電影。

 

 

而事實也是如此,儘管影片中充斥了破壞性的畫面,它在美學層面上是令人震懾的。

 

你無法允許自己去害怕那些。它或許可能是個圈套,但它確定是一個我們必須要處理的現實問題。我們所尋找的是地表面貌被操縱變化過的地方。我們的目的是希望透過這部電影,促使人們對此有所反思。

 

 

ERDE_4_Nikolaus Geyrhalter_Italien_(C)NGF

 

mm4

 

Q:關於影片的架構方面,每個章節都是從高空拍攝來展開主題,彷彿在顯示著一個外星人的觀點或角度。是什麼原因促使您運用這種呈現手法?

我們都對Google地球非常熟悉,我們已經習慣從上方觀看世界,但它們依舊只限於照片。

從這樣的拍攝高度,當你突然之間看見有人或機器在移動,這是很不一樣的感受。而且我們也需要去顯示出拍攝地點的變化,因此這個方法很快的就打動了我們。另外,這也是能夠顯現出人類活動規模的遠距離視角。由這個拍攝角度出發,你也可以拉近拍攝的距離,貼近現場進行檢視和省思。如此一來同時創造了絕佳的距離感和臨場感。當然從高空的拍攝角度,我們也獲得了許多詮釋的自由空間。

 

 

mm5

 

 

Q:這部電影中深入地底下的拍攝經驗,是否讓您透過不同方式去認識體驗地球?

 

不只是這部片。這個主題也跟我的個人經歷有關。在將近20年前,我們接收了一個廢棄農場,裡面沒有排水道,井也被封閉起來。

 

如果我們想要進行整修工程,理論上第一步是要買一台挖土機。
而這是一個很奇特的經驗,不用花費絲毫力氣,就能將數千年來未曾被碰觸過、沒有任何人曾經見過的土地挖掘上來。

 

 

類似的經驗,在影片中有一個工作人員也曾經提到,他有時候覺得自己像是個太空人。而我也在小規模的土地上,有過相同的經驗。剛開始時,我覺得只是為了要安裝一個管道,就去挖開這些原始的土地,對於它們是一種褻瀆。

 

 

觀看別人操作挖土機和自己親自操作挖土機,兩者之間有極大的差異–你發現到你不用花費絲毫的力氣,只要用手輕輕的去操縱控制桿,就能啟動巨大的力量,而且你很快的就習慣了。這完全就是影片中的工作人員在做的事情。這件事變得正常了–尤其是因為你認為這是必須要做的。自從我自己多年前的這個經驗之後,我一直在等待機會將它應用在我的某部影片之中,

 

 

A028_C011_0614DH

 

 

 

Q:在沃爾芬比特爾的章節中,有一個古老的鹽礦場中儲存了數十年的放射性廢料,但是這些核廢料現在必須被移除,因為儲存當時的地質研究結果有瑕疵。這再度讓我們去面對這個無法彌補的傷害的主題,在過去所造成的無法挽回的傷害。

 

 

我們在電影中同步呈現了1970年代時所拍攝的影片片段,影片中強調這個儲存設施是安全無虞的。

 

看到當時的人對於未來的盲目相信,
這會讓你不禁懷疑40或50年之後的人,會如何看待我們現在正在做的事。
科技的進展速度遠超過人類所能理解,核能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在沃爾芬比特爾的章節中,我也試著去呈現不同的的時間維度。甚至是到了現在,我們開始使用核能數十年之後,核廢料的產生是顯而易見的結果,而德國仍然試圖在尋找合適的儲存地點。我們這裡正在討論的是,我們對於大規模範圍的地球表面的處理方式。

 

 

我們不只是從地球裡面拿出東西來,我們也將東西埋藏進去。您必須要記住,我們在100年間所製造的核廢料,它們的放射性消失所需的時間,與人類存在於地球上的總時間一樣長。

 

 

我們無法逃避核廢料的問題,但我們依然還沒想出擺脫它們的辦法。當我們繼續在享受核能帶給我們的便利時,核廢料的問題也令我們感到恐懼,我們會懷疑這樣的情況可能會如何發生…. 但是對事情感到義憤填膺太容易了。

我的每一部電影裡都包含了對文明的批判,同時我想要讓人們了解–為什麼事情會發展成它們的樣子…,因為地球上的人口大約有75億。我們可以盡我們所能去採取減少衝擊,延緩破壞過程的生活方式,但是基本上世界還是會維持同樣的發展方式。並且顯然的,而且很不幸的,這是唯一的方式–別無他法。

 

 

 

 

mm6

 

 

Q:在片尾您拍了一處路障:它是為誰而設的?

 

它是可以開啟的。畢竟,它並不是一個真正的路障。它是一個為了我們的主角強和他的族人而設的路障,禁止他們進入祖先所留下來的土地。一台小小的挖土機隨時都能將它移開,所以它是可以開啟的。當然,這個路障對影片來說也是一個適當的影像,因為它顯示了某個東西的盡頭。

 

但是,是什麼東西的盡頭,何時會發生,還有會是誰?從智人出現以來,我很確定所有這一切,因為從這部片中我學到了。

 

 

這個世界和大自然無論如何都會度過難關。我們一直在討論世界的盡頭,但其實我們真正的意思是我們人類的盡頭。

絕對不是世界的盡頭。

 

 

mm7

mm3

 

 

【移山】3╱12週四晚間🕙10點┃紀錄觀點┃公視13頻道
■重播時間┃3╱13周五凌晨 01:06
■網路直播┃https://youtu.be/ED4QXd5xAco
■公視+線上看┃https://www.ptsplus.tv/

 

相關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