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der Crestor Online Cialis And Online Prescription Where To Buy Clomid For Pct Viagra Cialis Romania Aleve One Or Two Pills
《我們在這裡生活》導演陳怡分:他們在臺灣與越南間漂浪遷徙成為我們
2019.06.26
相關影片
2019.06.26

文:陳怡分
2018年3月,結束一趟越南拍攝,金線幫忙帶朋友的媽媽一起飛往臺灣,這位媽媽為了探望女兒,從鄉下搭了九個小時車,才抵達胡志明機場。飛機上,我和她們比鄰而坐,想起過世的媽媽,我在昏暗的機艙中默默流淚。她們雖然嫁得那麼遠,但是至少,只要搭飛機就能見到媽媽。2019年1月,蹲在把器材借給定邦而只用小相機紀錄的攝影師旁,看著在海風中拍片的定邦,我想我其實不如他熱愛電影,無法回答他任何關於電影的問題。

 

 

 

我們在這裡生活 still 04
2019年4月,影片後製完成,我仍然在思考,這部片要說的是什麼、我參與這部片的機緣是什麼。一晚,獨自漂浮在露天溫泉池,這個結忽然打開了,原來這部片是要讓我和十年前的自己和解。

 

 

 

2009年的一場同學會,有人說,知識份子若不生小孩,以後新移民的小孩就會爆炸,統治我們,很可怕。那之後我再也不曾出席同學會,因為我也覺得,很可怕。就這樣悶著胸口裡的價值衝突,過了十年,期間只是繼續生活與拍片。

 

 

 

我們在這裡生活 still 01

 

 

我知道移工移民紀錄片,最理想的情況就是不再拍攝——「我們」不再需要強調「我們」,被視為議題的都不再是議題。

 

 

但是我不知道,這樣的境界有沒有可能發生。在那片蒸騰的水汽中,我才理解,能夠以導演的角色,使用不煽情不批判的方式,說一個關於移民移工的故事,是朝向那個可能的小小機會。也許這部片是一封給自己和朋友的信,說不出口的話,似乎能透過幾位溫柔慷慨的被攝者,平實地展露。

 

 

 

在思考大議題之前,我總是先為自己的小現實困擾,假如觀眾能從這部片折射自己,也足夠了。這個島本是各方移民先後到來,我們有過外省人總統、本省人總統、女性總統(請原諒暫時使用上述分類),只要台灣人還能民選總統的一天,我相信會有東南亞母親的孩子成為總統,而那一點也不可怕。

 

 

 

最後,感謝被攝者們的包容與協助。影片刪刪剪剪,許多我們麻煩過的人,只能書寫在片尾名單裡,再次向您們致上最高的敬意。

 

 

 

【我們在這裡生活】
●6/27週四22:00┃紀錄觀點┃公視13頻道
●網路直播┃https://youtu.be/_isseGKrquc
●公視+OTT影音平台┃ https://www.ptsplus.tv
同步直播、上架 免費觀看

 

相關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