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份子的孩子》日舞影展盛讚導演,帶來對於聖戰家庭鮮明並令人不安的描繪
2019.09.12
相關影片
2019.09.12

一同祈禱的家人,始終將凝聚在一起,即便他們所遭受的結局令人寒心。

 

 

 

著名的敘利亞紀錄片導演塔拉勒.德爾基回到自己的故鄉拍攝《恐怖份子的孩子》,該片勇敢但也令人冷汗直流地研究了記錄了聖戰主義者是如何變得激進。

 

 

 

OFAS_Still_2

 

 

德爾基在2013年的處女作《重返霍姆斯》獲得日舞影展評審團大獎之後,德爾基再次回到因戰爭而荒蕪的故土並記錄反政府勢力的生成;這次的主角並不是難對付的暴動者,而是完全受沙姆陣線戰士父親影響的、心智根本還未成熟的孩子。

 

 

 

故事的結局是對於一個緊密連結、且有著非常盡心的父母的家庭所能想像得到的最令人絕望的結局,影片巧妙地將轟動的事件和家庭的親密感交織,其對於伊斯蘭炙熱信念傳承的描繪也令人大開眼界。

 

 

getImage

 

 

 

 

 

《恐怖份子的孩子》如同德爾基的第一部作品一般,讓影展圈展開關於紀錄片拍攝時的串通和信任的討論。《恐》同時極具藝術性以及震撼人心的特質,適合針對特定群眾做發行。在商業發行上,該片的話題性以及觀影經驗帶來淒苦的無望感之間有著拉扯。不論如何,光是德爾基能夠如此近距離接觸到被攝者的私人空間,就夠讓人驚訝,並百思不得到底如何能夠做到。

 

 

 

德爾基在影片最開始時解釋了他如何取得同時也是八個孩子的爸的沙姆陣線成員阿布.奧薩瑪的信任;他聲稱自己是認同聖戰思想的攝影記者,並希望拍攝支持聖戰的紀錄片。

 

 

 

因為德爾基在開端便告訴觀眾他的計畫,在此後的影片中,觀眾也不會特別注意到德爾基。事後這也證實是個謹慎的決定:大部份攝影師卡譚.哈松(Kahtan Hassoun)所捕捉到的駭人的畫面都不需要後製剪輯或是評論。要如何剖析片中讓人感同身受的親情,和凝結聖戰者的、讓人感到疏離的偏見和暴力,則交由觀者決定。

 

 

 

getImage (2)

 

 

 

阿布.奧薩瑪顯然深受彷如縮小版的他的孩子們喜愛,尤其是10歲的奧薩瑪(猜對阿布最崇拜的英雄也不會有獎品:某一次當阿布對著鏡頭說,911事件當天他祈求上帝賜予他一個孩子,因為該事件讓他非常興奮,並讓他深受啟發)其他的男孩們和奧薩瑪也差不多,除了艾曼以外,他似乎比其他男孩來得敏感;他是阿布宣佈沙姆陣線訓練、伊斯蘭教法和可蘭經比教育重要,且不准他們去上學之後,他是這群孩子中唯一一個想念上學的。

 

 

 

getImage (1)

 

 

 

這一家人住在北敘利亞一個貧瘠沙漠中的住宅,距離作戰前線不遠,滿地散落著破瓦殘礫。男孩們在外玩耍打架時,即便遊戲本身看似無害,他們的周遭環境也會讓其蒙上衝突的氛圍(不提他們較令人反感的胡鬧,包括用自製地雷和雞玩等等。他們的成長背景讓他們分不清戰爭和冒險的不同)這個家的女性完全沒有出現在畫面上,這可能是因為他們的條文規定,但在這樣極具侵略性的父系社會之中,這樣的畫面也相當貼切。

 

 

不在阿布家裡時,德爾基仍會規律地跟拍阿布.奧薩瑪在前線那些令人緊張的任務;不評論也不質疑正在發生的事,只靜靜地拍攝阿布不帶感情地對鏡頭外的人射擊,聽著阿布隨著每一個殺戮吟誦:「阿拉是偉大的」,並折磨國防軍的戰俘。在片子的後半段,阿布所遭受的事故讓孩子們認知到父親並不是刀槍不入的,同時也讓他們意識到,戰爭並不只是一場證明男子氣概的遊戲,其中危險的真實性不容置疑。

 

 

 

但這並沒有讓他們就此放棄成為戰士:最令人不安的幾個片段(也可以說是片段中最讓人瞠目結舌的)包括訓練聖戰新兵的軍營,奧薩瑪和艾曼最終被送到這裡。

 

他們被訓練行軍、戰鬥、並且跳躍真真實實的火圈,非常直接地描述了沙姆陣線如何在生理及心理層面去除孩子人性化的一面,

試圖將將沙姆陣線完全服從命令的殉道精神深植到孩子們的心中,但並不是每個孩子都一樣適應這樣的訓練。

 

 

 

OFAS_cBASISBERLIN_13

 

 

 

有些人可能會質疑這部電影除了揭露令人震驚的激進訓練過程之外,是否還具其他對於人或是政治上更深層的洞悉:《恐怖份子的孩子》所呈現給觀眾的並不出乎意料,但如此罕見、並充滿細節的描繪卻讓人非常憂慮。德爾基對此是否抱著同理心,如同這樣的背景是否該被同情的問題一樣還有待商榷;但不論如何,即便攝影機的鏡頭上沾著油漬和砂礫,其所呈現的畫面依舊清晰、鮮明且真實。

 

 

 

 

【恐怖分子的孩子】9/12週四22:00┃紀錄觀點┃公視13頻道
●網路直播https://youtu.be/ED4QXd5xAco

 

 

 

相關影片